金牌基金老板刘培利又分手 王亚伟遵守公募永利

  “如果多数人都选择离开,现在王亚伟才是少数派。”一位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称。“王亚伟为什么不离开”、“奇怪的王亚伟”反成为这些选择离开的基金经理们感兴趣的话题。

  离开公募基金不到3个月的前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投资总监李旭利,近期再次成为基金界关注的焦点。他转投私募基金之后发行的首只基金——重阳3期顺利募集11亿份,成为目前规模最大的阳光私募信托产品,在没有庞大的营销团队和广泛的销售渠道支持下,私募产品能达到这个规模,无疑是市场对明星公募转投私募基金经理的高度认可。

  并且,李旭利和他管理的基金经历了A股牛熊交替的完整周期,还取得了良好的业绩。李旭利甚至一度成了“南方稳健”风格的代名词。

  梦想照不进现实。收入问题无疑是决定基金经理去留的关键因素之一。2007年牛市时,基金经理一年的平均收入大约在30万-300万元之间,而王亚伟曾有年薪千万的传言,但即使是千万的年薪,与私募基金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

  在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期间,累计亏损16.5亿元,主要亏损的基金是2007年开始管理的交银蓝筹基金,该基金经历2008年的暴跌,至今年二季度,共亏损63亿元;而他管理的交银稳健,约用1年时间赚取了46亿元。

  杭州西湖,孤山岛上,有着160年历史的楼外楼是这周围唯一的一家饭店,可以欣赏到西湖最美的景色。数位年轻人慕名走进这家饭庄,进门处四位迎宾小姐并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热情。

  当然,公募基金的一些制度和规则也给了基金经理们较大的压力。同时还有种种的投资限制也使得一些个人风格偏好明显的基金经理更偏向灵活自由的私募投资模式。

  第23名李立:在保守和积极之间有效切换

  谁来拯救公募基金

  由于国内严格禁止基金经理投资股票的规定,某位选择离开的基金经理提出,“作为为广大投资人理财的基金经理,谁为他们理财?”

> 相关专题:

  • 基金经理赚钱榜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相关专题:

  • 公募基金批判系列

  现在的王亚伟也经历过起起伏伏,而他的投资策略背后是华夏基金超过100人的投研团队的支持,王亚伟曾表示,8小时之外其实不看股票。

  《投资者报》统计数据显示,13位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中,有1位管理的基金净收益累计为亏损,12位赚钱,平均赚钱31亿元。而截至今年二季度,公募基金经理平均每人累计实现的赚钱总数为1.72亿元,远低于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离任的平均身价。

  即使在阳光私募基金中,私募基金经理也能提取绩效部分大约17%作为报酬。对于公募基金管理数百亿规模的基金经理来说,这简直不敢想象。这样的落差太大。

  “据说江晖今年都赚了1000多万了,这难道没有吸引力吗?”北京一位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称。以江晖管理的星石投资为例,目前旗下阳光化信托产品已达到15只,以每只产品5000万的成立规模、1.5%的管理费计算,其一年的管理费收入即达到1125万元,更不用说20%的浮动业绩提成,优秀的私募基金经理一年超过2000万元的收入不成问题。

  截至今年9月,27只产品中,5只收益率为负值,分别是王贵文管理的隆圣1、2、3、4,和赵军管理的中国机会3期,他们几乎都是在2007年11月和2008年1月市场最高点时发行。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胡立峰指出,基金业还是高度暴利行业,这个行业的暴利,主要并不是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层的职业水平,恰恰是国家牌照和特许经营权等。

> 相关报道:

  • 私募:新规推出符预期 对公募基金影响更大
  • 大盘冲关2800未果 公募唱空私募做空
  • 国金:非公募集合理财行业周报
  • 非公募集合理财行业月报
  • 激进操作 公募基金坐庄之风再起
  • 郭宇宽:公募基金不能那么低调
  • 易方达重专户轻公募引争议
  • 2700点上的选择:公募基金下注大盘蓝筹成共识

  来源:经济观察网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需说明的是,现任的公募基金经理中包括管理债券和货币基金的基金经理,而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主要管理偏股型基金;此外,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有大部分是在上证指数4000以下时投奔私募,并非在6000点赚得最多时离开。

  今年34岁的他,恰好在其第二个经济循环周期的时间点上做出了人生的抉择。

  6月12日,离开后的李旭利在电话中对本报直言,现在很享受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前几年是一种责任感,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天天要去上班。”

  他们的第二个特点是离任时间选择非常好,有4位在2007年7月或8月、1位在2008年2月离任,这两个时间点的上证指数点位相对现在来说仍在半山腰。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投资者报》数据研究部统计管理已满一年的私募基金发现,大部分基金保持了原来的优异成绩,列入样本统计的私募基金全部跑赢同期上证综指;且不少基金经理充分发挥了私募灵活操作的优势,在跌跌不休的2008年,全部公募基金亏损状态下,居然有私募获得正收益。

  西湖楼外楼占据着西湖最好的位置,却让那几位去用餐的年轻的基金经理们“不想再去下一次”,这家国营饭店体制没能带来良好的服务和吸引力。

  孤独者必然有独自一人的痛苦。在公募基金的大环境里,承受的压力王亚伟也不能避开。现在“王亚伟独门重仓股”已成为市场上特有名词,选股独到或者说另类让王亚伟显得神秘又饱受争议。

  赢幅最大的是梁文涛,管理亿龙中国1期跑赢同期上证指数130个百分点,其次是赵军管理的淡水泉成长1期,跑赢上证指数107个百分点。

  “降低基金公司股东准入门槛,在此基础上设立内部股权激励,是维护基金公司稳定运作和避免人才流失的良策。”一些业内人士提出。

  事实是,公募基金业内曾经风光一时的明星基金经理阵容,如今只剩下华夏基金王牌基金经理王亚伟这个“光杆司令”。

  从2006年开始,随着证券市场制度的逐步完善和市场行情的不断红火,公募基金规模出现了井喷式的扩大,随之而来的基金经理排名压力、个人收入和业绩考核不尽理想、公募基金运作受限较多等问题日益凸显,不少明星基金经理开始思变,摆脱公募基金的种种束缚。

  李旭利的离职其实在三年前就已现端倪。彼时,李旭利在一次畅谈理想与生活的对话中表示,一个从业者从25岁到55岁能看到三个经济循环周期。第一个10年的循环还太年轻,没有资本和实力去竞争;第三个循环周期时人已经老了,丧失了竞争力;能抓到的就是第二个循环,“喜欢挑战的基金经理就做私募和对冲基金”。

  对于这位明星基金经理的去处,业内流传多个版本,或转投其他合资基金公司或转投私募。李旭利表示:“目前还在静默期,未来还没有打算,是休息还是创业,一切皆有可能。”但他也强调,“再为别人打工的可能性不大。”

  相关报道:

  “2008年的熊市,基金经理收入打折,2009年牛市,新的离职潮肯定再起。”今年初,广州某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曾这样预料。在私募基金的强烈对比下,在待遇、压力、个人事业多重因素影响下,基金经理公转私似乎势不可挡。

  6月12日,李旭利接受本报采访时,坦然承认辞职一事,并表示,目前正在休假。

  统计管理满一年私募基金产品的9位前公募基金经理,共管理27只私募基金,成立以来的平均回报为29%。

  李旭利的辞职只是公募基金不断持续的人才流失故事中的最新一个。

  “如果基金公司把股权分给内部员工,人员流动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上海一位私募基金经理称。2007年,监管层就曾表示将致力于有条件的基金管理公司实施股权激励试点,但这一敏感问题至今没有进展。

  转投私募之后,这些基金经理管理的资金规模小了许多,同时投资限制也少了很多,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是继续保持良好的业绩再接再厉,还是反而不如在公募中的业绩?

  李旭利的工作履历如其投资一样稳健,在南方基金一呆就是7年,从研究员、交易员一步步做到基金经理、投资总监。

  今年年初,王亚伟在少有的公开言论中谈到要承受的孤独和压力:“每个行业或者说每个时代都有它的局限性,但这些局限并不能成为替自己开脱的理由,而恰恰需要在这些局限上寻求突破……基金经理的独立思考就显得弥足珍贵,这取决于你把为投资者理财看作是一个职业还是一项事业,如果你觉得它是事业,想有所追求,那么这个过程中,你就会多付出,不断地思考,不断地总结,而且要承受压力和孤独……”

  南方基金的亏损主要发生在基金天元身上。2004年二季度公开披露基金信息以来至李旭利离任,他管理该基金时共亏损1.3亿元,从2004年6月开始管理南方稳健至离任,共盈利680万元。

  2005年李旭利曾大胆预言,“几年之后,我们将俯瞰今天的历史低点”;2006年5月,李旭利公开提出“千金难买牛回头”;2007年9月,李旭利写下 “致交银施罗德蓝筹股票基金份额持有人的一封信”,提醒其基金持有人 “中国股票市场的估值水平已经逐步脱离企业基本面的支撑……”

  公募基金界又一位赫赫有名的大牌基金经理离开了。

  在2007年和2008年初市场处在历史高位时,石波、田荣华、江晖和赵军分别发行了多只私募产品,在经历2008年市场血拼和2009年的反弹之后,这批产品大部分已超越大盘50个百分点以上,并且获得了正收益。

  像上海的一家基金公司,在成立初的几年内,该公司每年的净利润几乎全数用来股东分红,甚至有的年份分红后利润仅留千元,其外资股东两次进入的投资额约1.4亿元人民币,而以该公司最近两年每年3亿-4亿的净利润计算,该公司四家股东包括外资方早已收回投资成本。

  2005年,李旭利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任投资总监。李旭利先后管理了交银施罗德稳健和交银施罗德蓝筹两只基金,尤其在宏观研究和大趋势判断上著称,并打造了交银施罗德重视宏观研究的投资团队和理念。

  《投资者报》研究员 刘宗源

  在审批制的保护下以及旱涝保收的管理费模式下,即使一些中小公司依然有不错的利润。长江证券年报显示,2008年,管理的基金资产净值总额33.68亿元的诺德基金实现净利润约1885.5万元。

  5月份,王亚伟管理的基金业绩出现些许波动又再度成为业内话题,“他被架在上面,只能做第一的位子,这是什么样的压力啊。”上述私募基金经理感叹。

  尽管近期李旭利管理的首只私募基金重阳3期发行规模高达11亿份,成为目前规模最大的阳光私募信托产品,但他却是投奔私募身价最低的前公募基金经理。自2004年二季度截至今年二季度,李旭利管理的公募基金累计居然亏损18亿元,也是统计样本中唯一一位亏损的前公募基金经理。

  迟迟未予成行的股权激励、制度设计上的弊端等等问题正是导致公募基金遭遇人才流失的重要原因。正在进入第二个10年的公募基金,在这个以人才为核心竞争力的专业资产管理行业,大批人才流失带来的后果可想而知。

  一位私募基金经理感慨,国内基金经理的平均任期在一年半左右,如果从1998年第一只封闭式基金成立算起,目前基金经理已发展到第七代,但是最早的第一代基金经理早已淡出公众视野。放眼望去,昔日这些公募的明星老将仅剩华夏基金的王亚伟。

  列入统计的前公募基金经理包括易方达基金梁文涛、工银瑞信基金江晖、长盛基金田荣华、博时基金肖华、嘉实基金王贵文、广发基金何震、泰达荷银基金李泽刚、信达澳银曾昭雄、华夏基金石波、嘉实基金赵军、上投摩根吕俊、富国基金徐大成和交银施罗德李旭利共13人。

  在南方基金期间,李旭利以出色的业绩获得认可——十佳基金经理、晨星年度基金经理奖以及连续两年的金牛基金奖。

  孤独王亚伟

  此外,与现任公募基金经理相比,这批“改头换面”的基金经理在超越大盘(以上证综合指数为比较对象)方面也显示出私募基金的强势,不仅平均超越幅度高于公募基金,且全部超越大盘,同时,在整体盈利的稳定性上,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也优势明显。

  赵娟 黄利明

  资产管理行业是一个依赖于人力资本的行业,公募基金经理的纷纷出走私募,使“更好的资产管理人员更多地去为富裕阶层服务”的局面正在形成。

  排在何震之后的分别是:上投摩根中国优势原基金经理吕俊、嘉实旗下基金丰和原基金经理赵军、原嘉实主题基金经理王贵文和原华夏回报基金经理石波,何震等五人在离任时分别赚取了136亿元、57亿元、49亿元、48亿元和44亿元。

  用餐完毕,他们只有一个判断“这里只能来这一次。”

  与国内基金经理不足2年的平均任期相比,天相投顾的一项统计显示,美国基金经理平均任期5年以上,优秀基金经理人的任期通常在10年以上,有的甚至达到了几十年。

  从是否跑赢大盘比较,统计样本中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平均跑赢上证指数52个百分点,比目前公募基金跑赢上证指数高出8个百分点,并且全部跑赢了上证指数,而公募基金中仍有23%未能跑赢大盘。

  “我一个人能带来100亿的规模。但是公司几百亿的规模和我有什么关系。”一位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表示。话虽狂放,但却是现实。据了解,基金经理一年的平均收入大约在30万-300万元之间,即使是王亚伟,也只是有过年薪千万的传言,这与私募基金经理上千万收入依然相距甚远。

  但是,从最初被称为基金业内“黄埔军校”的南方基金到至今基金经理几乎全班换人的长盛基金,人才流失也成为基金公司发展的桎梏。

  李旭利独亏18亿元投奔私募

  其中一位年轻人询问后得知,这是一家国营饭店,于是慨叹:“国营不能来啊!”紧接着又笑言:“公募基金不能呆啊!”

  交银失爱将

  这些基金经理的第一个共同特点是全出自国内前十大基金公司,且在公司里都为投资管理的核心人物,如王贵文当时是嘉实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赵军时任嘉实基金研究部总监、总经理助理,吕俊为上投摩根基金公司投资总监,何震和石波分别是广发基金和华夏基金投资管理部副总监。

  但是,最终,交银施罗德基金总经理莫泰山也没能留住他这位昔日的大学和研究生同学。这位参与过两家基金公司创办的“元老”最终离开了他热爱、打拼了11年的公募基金行业。

  “个人的取向和事业心更大程度上决定基金经理的去留,明星基金经理的流失在私募市场快速发展阶段难以避免。”德圣基金研究中心首席策略分析师江赛春称。

  上述13人中既有在2007年投奔私募的,也有此后两年才投奔私募者,我们对其在公募期间赚钱总数的统计时间段,依然与“454位基金经理赚钱榜”一致,即始于2004年2季度,终于其离任之日。

  明星基金经理出走,公募基金的人才短缺正在日益暴露,基金经理团队越来越年轻化。

  交银施罗德公司内部的人士,在对本报谈及李旭利的离开时,都表示惋惜,并用“功成身退”来表述他的离开。

  平均赚31亿走西口

  实际上,尤其是允许外资却不允许内资民营机构和个人发起设立基金公司这种 “宁与外人不与家奴”的局面,已引起很多从业人员不满。一位刚离开公募基金投资总监一职的人士坦言——10年的经历令其对基金行业的“对内开放”已经“心死”,所以选择离开。

  2005年李旭利曾大胆预言,“几年之后,我们将俯瞰今天的历史低点”;2006年5月,李旭利公开提出“千金难买牛回头”;2007年9月,李旭利写下“致交银施罗德蓝筹股票基金份额持有人的一封信”,提醒其基金持有人“中国股票市场的估值水平已经逐步脱离企业基本面的支撑……”

  《投资者报》数据研究部通过统计目前管理私募基金的原公募基金经理业绩时发现,他们在管理公募基金时确实创造了不错的业绩,从投资管理已实现的赚钱总数看,他们离任时大部分没有亏损,且平均赚钱总数远高于现任基金经理。13位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在管理公募基金时平均赚得31亿元,远超目前公募基金经理人均赚下的1.72亿元,是后者赚钱数的18倍。

  李旭利的启示

  上个月底,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总监李旭利 “因个人原因”辞去肩负的职务,目前正在家休息。而李旭利即将加盟私募基金的传言,再次引发基金业界对公募基金人才流失问题的议论。

  除李旭利外,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赚钱均为正值,赚钱最多的是原广发策略优选的基金经理何震,现在上海汇利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私募产品有汇利优选和汇利优选二号。

  11年前,从“五道口”(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95级经济学硕士毕业的李旭利,没有选择银行等单位的高薪职位,而是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一家正在筹建的基金公司——南方基金,这是中国首批成立的三家基金公司之一。

  是什么原因令交银施罗德失去了吸引力?或者说又是什么原因让肖华、江晖、田荣华、吕俊、石波、李学文,再到近日的王宏远、李旭利纷纷离开公募基金阵营?公募是私募基金经理的培训学校的说法不断得到印证。

  其中成立时间最长的是梁文涛管理的亿龙中国1期,成立于2006年4月18日,2007年成立的共有15只,2008年前9月成立的共有11只。

  此时是他工作的第11个年头。

  目前,交银施罗德旗下已有12只基金,资产规模接近600亿元,在业内排名第13位,今年以来,交银施罗德旗下基金平均业绩也保持在业内上游水平。

  成立以来收益率排在前5的私募产品分别是梁文涛管理的亿龙中国1期和2期、赵军管理的淡水泉成长1期、田荣华管理的武当1和江晖管理的星石2。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1998年到2008年,国内公募基金公司10年间共收取管理费合计816.61亿元,管理费是基金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其中大部分被基金公司股东方收入囊中。

  赵娟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推而广之,公募基金业现在的这些股东,能如此享受暴利,其实就是来自牌照管理与审批制等体制特权带来的暴利。

  “基金公司只要对内资股东更加开放,我就马上回去。”一位刚离开的行业投资总监说,“应容许员工像其他股东一样购买基金公司的股份,容许合格的内资个人和机构发起成立基金公司,如果有自己的公司,激励问题自然能够解决。”

  核心投资成员转私募

  仅此一单,交银就大赚100%。

  对于交银施罗德的总经理莫泰山来说,李旭利是他的臂膀、有力的助手。但是,莫泰山并没能留住他这位昔日的大学和研究生同学。

  让公募基金经理汗颜的是,2008年偏股型基金全军覆没,而江晖管理的星石2期、3期、田荣华管理的武当1期等均获正收益,且除个别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在2008年跌幅超过50%外,大部分跌幅在30%以内,而公募基金中最好业绩的是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基金,全年跌幅达到32%。

  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李旭利曾率旗下基金在某银行股上市当日低价买入,然后在其触摸高位的时候,李旭利又果断决策,旗下基金全部出局。

  谁来思考这些?

  转投私募后的业绩依然领跑

  导言:公募基金的规模已经接近2.5万亿,基金持有人3000多万,远超过股票投资者,但是作为其核心竞争力的高端人才却在持续大量流失,公募基金还可以信赖吗?“大而不强”会是它最终的宿命,制度设计的缺陷正凸显弊端,是时候检讨与反思了。--经济观察报联合新浪财经从本期起推出系列策划“公募基金批判”。

  从赚钱总数看,这13位基金经理离任时累计赚取406亿元,而454位现任公募基金经理同样的时间段,共赚得782亿元。约用了35倍的总人数,赚取的收益率仅为两倍。

  原《证券投资基金法》起草工作小组组长王连洲在谈到基金法修改问题时认为,应降低成立基金管理公司的准入门槛,扩大基金公司业务及其旗下基金的投资范围,允许更多具有一定资质要求的单位或个人有可能通过市场择优进入基金管理业。

  对投资者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他们此前管理的基金业绩非常优秀。如吕俊管理的上投摩根中国优势,2006年以171%的年收益率处在混合型基金收益率排名的第一位,在2007年上半年,继续名列前茅。

  这是一批从事基金管理的年轻人,他们的这段插曲演绎为基金业内流传的段子,却多少映照出当下公募基金公司的状况。虽然它具备强大的规模优势,但众多基金经理依然选择离开。

  敢于走上私募之路的人一定有些资本,《投资者报》统计2006年以来走上私募之路的主要公募基金经理时发现,他们在离开时,全部带着平均31亿元的赚钱身价离开旱涝保收的公募行业。

  据统计,现任376名基金经理中有约22%的基金经理岗位从业年限不足1年;有91位约24%的基金经理岗位从业年限在一年以上但不足两年;仅有30位不足8%的基金经理岗位从业年限在5年以上;而基金经理岗位从业年限在10年以上者只剩华夏王亚伟、汇丰晋信林彤彤、华安尚志民3人。

  从今年以来和近一年的私募基金业绩排名表中不难看出,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管理产品的业绩绝大多数处在中上游水平,如赵军管理的淡水泉成长1期,今年以来收益率高达97%,位居同类产品的第8位,尚雅系列、从容系列、武当系列也都处在前列。

  出走缘由

  第36名周力:一只封基净赚45亿

  业内一位权威人士认为,目前公募基金进入了阶段性的瓶颈期,急需突破制度层面的一些限制:“第一,改变现有的审批管制,实现基金公司准入的市场化、基金产品发行的市场化;第二,发展第三方销售渠道,建立专业的投资顾问团队;第三,从制度上规范基金合同等条款。”

  李旭利的亏损主要发生在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期间,在南方基金他虽然也是亏损,但数额不大。

  本报了解到,今年7月份,基金法修改征求意见工作将重新启动。

  显然,这些还处在亏损状态的基金经理还是待在公募基金比较好,因为那里旱涝保收,无论赚钱还是赔钱,每年都有上百万的年薪和奖金入账。

  一位行业内人士直言:“这些导致公募基金业的发展大而不强,未来更有可能既不大也不强。”

  2000年,27岁的李旭利接受前南方基金副总经理、投资总监王宏远管理的基金天元,这一经历彰显李旭利是国内少有的“老”基金经理。2004年6月,李旭利开始管理南方稳健基金,2005年跳槽至国内第二家银行系基金公司交银施罗德基金,此后在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先后管理交银稳健和交银蓝筹。

  “这个问题不是第一次提出,但发展了这么多年,不能再回避了。”上海一家基金公司高管称,“私募基金最吸引人的莫过于股权优势,降低准入门槛和股权激励是相辅相成的,到时大量的公募转私募局面一定会有改善。

  离开公募基金业去做私募基金,这并不是每位公募基金经理都有本事能走上的道路,在《投资者报》8月17日独家首发的“454位基金经理赚钱榜”上,35%的基金经理自2004年以来管理的基金都处在赔本状态,平均每人亏损5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至今,从肖华、梁文涛、江晖、吕俊到何震、王宏远、李旭利等,离开公募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超过20位,而其中多数为基金公司投资总监,这意味着,三分之一基金公司的核心投资决策力量发生过变动。

  从公募基金出走的基金经理多数是曾经的“明星基金经理”,从早期的博时基金肖华、工银瑞信基金的江晖、上投摩根的吕俊,到李旭利,他们大部分都曾是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或者副总监,均是所在基金公司投资管理的核心人物。这些人在改投私募基金之前,赚钱能力究竟如何?是否与明星光辉名副其实?

  当年,李旭利所在 “五道口”95级一个班就诞生了近10位基金经理,其中李旭利、李学文、郭树强三人更是同时获得首届优秀基金经理“金牛奖”。2003年前后,他们曾一度管理着公募基金20%的资金,现如今,他们中大多已经离开这个行业,留下的寥寥无几。

  2005年,李旭利转投正在筹备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并担任投资总监一职,直至此次离开,以李旭利为核心的投研团队也为其公司带来了不错的业绩和口碑。

  制度暴利困局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 相关报道:

  • 公募基金批判系列

  来源:经济观察网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这些明星基金经理们昔日都是基金公司招揽客户的 “黄金招牌”,也是中国基金业能够大发展的绝对中坚力量。但是目前,“明星基金经理制”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据晨星数据统计,上半年共有78只基金公告基金经理离任,平均每2.3天就有一只基金宣布经理离任,且多位转投私募。

  “大家总是问基金经理为什么拿高薪,从来不问股东为什么拿这么多钱,其实这更不合理。”一位基金经理这样反问。

  李旭利出走之后的6月份,嘉实基金王鹏、泰达荷银基金李泽刚等人也先后辞职。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金牌基金老板刘培利又分手 王亚伟遵守公募永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