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芯片行当人才缺口大 2019 海归创办实业“中夏

政策支持助力“中国芯”

近日,中国芯片人才短缺的新闻被众多媒体转发。

30万人才缺口拦路 IC产业“火车头”难提速

来源:《科技日报》2017-12-13 崔爽


“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设计行业销售总额预计为1946亿元,比2016年的1518亿元增长28.15%。”近日,中国半导体协会设计分会理事长、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所长魏少军教授在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2017年会上发布了集成电路设计行业2017年发展状况的预统计结果。他指出,2017年行业预计总收入约合293亿美元,预计在全球占比接近30%。

设计、制造、封测、设备和材料等构成集成电路的产业链。2014年,国务院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明确提出“着力发展集成电路设计业”,强调“围绕重点领域产业链,强化集成电路设计、软件开发、系统集成、内容与服务协同创新,以设计业的快速增长带动制造业的发展”。

作为集成电路产业链的前端,芯片设计业的发展对产业整体而言意义重大。

芯片设计是“火车头”

“长期以来,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都比较滞后。不过,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推动和支持下,得到快速发展。尤其在国家大基金推出后,中国半导体产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投资浪潮。”TrendForce集邦咨询半导体分析师冉玄同对科技日报记者说,“封测产业长期是中国半导体产业占比最大的一个环节,设计其次,制造第三。不过,设计业近两年快速发展,成长率最高。”

2016年,芯片设计首次超过制造、封装等环节,成为中国集成电路第一大行业。对此,魏少军曾表示:“设计业总规模第一次超过封装测试业,位列第一,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变化。因为加工、封装都是为了产品,而直接产品的贡献就是设计,因此设计业理应成为第一大行业。”

冉玄同据此表示:“2016年集成电路设计业占比37.93%,封测业占比36.08%,制造业占比25.99%。预计2017年设计业占比会继续增加,达到38.76%。”

“按照纲要要求,2020年设计行业销售总额要达到3500亿元,需要未来三年实现21.6%的复合增长率。”魏少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三年,集成电路设计收入的增速分别为29.5%、26.5%和24.1%。不过魏少军直言:“从趋势上看,21.6%的比例不高。但实则不然,随着基数的增长,后面实现这个增速会越来越困难。”

刘强是国内某顶尖高校微纳电子系副教授,他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对3500亿元的目标表示了乐观。“按照‘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2017年会暨北京集成电路产业创新发展高峰论坛’发布的报告,2017年我国集成电路设计行业销售总额将近2000亿元,比上年增长28%。依照这一速度,到2020年,设计业的销售总额应该可以超过3500亿元。”刘强说。

产值增加之外,自主产品自给率不断增加。魏少军撰文指出:“2012年开始,中国设计业产值109亿美元,中国用了816亿美元的产品,我们的自给率13.3%;到了2016年,我们设计业产值247亿美元,我们用了930亿美元,产品自给率达到26.6%,翻了一番。”

从芯片设计业区域分布来看,长三角、环渤海和珠三角地区是主要集中区。

归根到底是缺人才

“中国目前拥有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消费市场。2016年中国集成电路市场规模超过1811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应用市场,占全球市场比重超过54%,2017年将有机会进一步挑战60%。另外,资金充沛也是目前中国发展半导体产业的优势之一。”冉玄同说。

刘强也强调了“市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主要优势是市场巨大。据有关专家统计,我国本土消耗的半导体芯片产品高达800亿美元以上。”他说。

但差距同样明显。冉玄同介绍,中国半导体产业目前的主要障碍是技术落后、人才缺乏。以应用处理器和存储器产业为例,由于技术瓶颈和人才缺失,我国自给率几乎为零。

在刘强看来,虽然技术和人才都相对匮乏,但“人才荒”的问题更为显著。“我们缺技术、缺人才,但归根到底还是缺人才。因为有了人才,技术就可以被开发、优化和提升。”

“中国半导体产业一直以来都面临人才短缺的问题。”冉玄同给科技日报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来看,人才短缺最少超过10万人,可能还不止。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规划纲要的目标来看,2020年销售额要超过8700亿元,按照4:3:3的比例预测,其中设计业要达到3480亿元,在2016年的基础上净增超1800亿元。假如以2016年集成电路设计业人均销售额126万元做预测,设计业未来需要增加的人数为1800亿元除以每人126万元,答案是14.3万人。“因此整体来看,到2020年中国半导体产业人才缺口或将达30至40万。”冉玄同的结论是形势非常严峻。

人才短缺之余,竞争力也不高。“目前,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从业人员不足40万人,其中设计业大约13万人、人均销售收入超过126万元。从国际上来看,处于中下游位置,竞争力并不高。”冉玄同说。

人才之困急需“解套”

“长期以来,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只是以国家重大专项来推进,并没有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导致从国家到地方对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重视度不够。产业不够景气,对人才吸引力不足,在集成电路产业工作一度被认为是‘苦差事’。”冉玄同说。

另外,高校一直以来没有设立专门的微电子专业,很难为产业和企业培养足够的人才,相关专业毕业生到企业后几乎要从零开始学习。

对此,冉玄同开出“药方”:成立专门的微电子学院,设立对应的专业,为企业培养对口人才。目前,中国已有十几所高校开设微电子学院,但规模还远远不够。

对“入口人才不足”的说法,刘强表示赞同。“当前国家实施《集成电路产业推进纲要》,成立国家大基金,地方基金投资集成电路的热情高涨。然而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才问题——缺领军人才,缺高端人才,缺具有集成电路教育背景的应届生。这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微电子与固体电子学在学科分类里面被划归为二级学科,在高校的生源安排上,就是按照二级学科配置的,这样就造成入口严重不足”。

作为微纳电子方向的教授,刘强给出的建议更为具体直接。他建议,相关部委尽快将微电子学科改成一级学科,积极推动示范微电子学院的建设;各示范微电子学院通过加大培训力度和增加招生名额,大力推进半导体人才的培养;积极加强人才引进,在政策上对于集成电路人才进行积极引导和支持。“设计方向应该是下一个很有可能超越发达国家的领域。”刘强表示。

“要解决目前半导体产业人才在数量和质量上的问题,需要产学研深度融合,共同发现人才、培养人才、储备人才。”冉玄同说。

编辑:徐静

更多海归将聚力芯片产业

综合来看,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2019 海归创业“中国芯”方向

长期以来,在互联网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做硬件不如做软件,既没“钱途”也没“前途”。甚至一些原本做硬件的人才,也迫于现实压力转行。业内人士认为中国芯片行业的薪酬竞争力不强是人才缺乏的根本原因。人才不是没有,但清华、北大等一流大学的微电子专业毕业生大都加入人工智能、金融和互联网等更有竞争力的行业。

我国芯片产业人才缺乏的问题一直存在。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曾于2017年发布过《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6-2017)》,指出我国集成电路有40万的人才缺口。解决人才缺乏的问题非一日之功,2019年,芯片产业的人才缺口依然很大。

而芯片人才培养方面同样存在问题。比如学校教材和学科设置跟不上行业发展,学生基础理论知识掌握度偏低;高校培养的人才和企业需求的人才不一致;一些学生实践能力不强,要想尽快进入工作状态比较难。为了解决这一困境,早在2015年教育部等六部门就出台了《关于支持有关高校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的通知》,支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9所高校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17所高校筹备建立示范性微电子学院。但是,人才教育从投入到产出所需要的周期较长,在这一周期内势必会产生人才断档的问题。

近年来,中国通信产业发展迅速,芯片自给率不断提升,但是总体来看,自给率并不高。据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额已连续3年位列所有进口产品首位。

在芯片领域,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分析人士指出,芯片产业人才缺口大不仅仅是因为数量不够,还因为质量不高。学校教材和学科设置跟不上行业发展,学生基础理论知识掌握度偏低。早在2015年,为尽快满足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对高素质人才的迫切需求,教育部等六部门就出台了《关于支持有关高校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的通知》,支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9所高校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17所高校筹备建立示范性微电子学院。但是,人才教育从投入到产出所需要的周期较长,而海归无疑是填补这一人才缺口的重要来源。

我国知名的芯片研发机构或企业大多在北上深等一线城市,而在这些城市工作所获得的薪酬,往往比不上一线互联网公司所能提供的薪酬。因此很多做芯片的人才为了高收入去了互联网和金融,比如说搞王者荣耀的团队一年可以拿好几百万,搞芯片的却只有二三十万。

陈雨兵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7-2018)》指出,到2020年前后,我国集成电路行业人才需求规模约72万人左右,而现有人才存量仅40万人,人才缺口将达32万人。

巨大的需求给了中国芯片产业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有理由相信,2019年,中国芯片产业将聚集更多的海归力量,他们将在“中国芯”领域开辟新的更广阔的天地。

永利彩世界开奖结果 1

胡振波表示,在芯片产业,不管大公司还是小公司都有“招人难”的问题,高校微电子专业培养的人才并不多,随着这两年芯片领域的资金和产业规模增大,人才缺口就更加明显了。

中国芯片从业人员发展受限还与国内的产业结构有关。我国企业主要从事的是半导体行业中的制造环节和中低端设计环节,相对发达国家从事的高端设计等环节,利润率更低,因此提供的薪酬也缺乏竞争力。同时,从海外引进人才跟本地化人才之间薪酬差距太大。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这一局面,只能加强人才供给,培养更多面向实践的行业人才。

芯片,被称作“现代工业的粮食”,是信息技术产品最重要的基础性部件。从手机、计算机、汽车,到高铁、电网、工业控制,再到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这些领域产品的生产和更新换代都离不开芯片产业。

2018年6月,胡振波在武汉光谷注册成立了芯来科技有限公司。他也非常看好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前景,认为中国的芯片产业整体比较薄弱,“但正是因为有这些薄弱的地方,才给了国内企业追赶和填补薄弱领域的机会”。他说:“不仅是2019年,未来10年可能都是芯片产业出现质变和突破的机遇和时间周期。”

陈雨兵

庄巍也认同2019年在芯片产业创业的海归会越来越多。他表示,中国的芯片产业国际化程度很高,海归在国外学到先进理论知识和技术,能在国产芯片产业大展身手。海归创业是国内芯片产业发展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2018年4月,财政部、税务总局、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四部门发布《关于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有关企业所得税政策问题的通知》,从税收优惠等方面支持国内芯片产业发展。不仅如此,深圳、合肥、芜湖、重庆、成都、长沙、厦门、杭州等多地都出台了鼓励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专项政策,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业内人士分析认为,2019年我国芯片产业将迎来“爆发期”,快速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便是国家政策的支持。庄巍现任中国青年科技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他曾留学于澳大利亚,并在香港工作多年。2004年,庄巍创立了北京联星科通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公司研发了一系列采用国际先进半导体工艺技术的芯片产品,主打航空导航定位市场。庄巍说:“国家对芯片行业的扶持力度很大,相关企业和科研院所得到的支持很多。”对于公司2019年的发展,他满怀信心,“不论是从细分领域来看,还是从整个芯片行业来看,对新的一年,我们可以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芯片产业人才缺口大

对想要在芯片产业创业的海归,庄巍建议道:“关注芯片产业的发展,要看新的增长点在哪里。在已经应用了芯片的传统领域,企业主要通过不断提高性价比来提高竞争力。但对于芯片应用新拓展的领域,谁先进入市场谁就有话语权和定价权,就可能赚得盆满钵满。”

张源曾留学英国,在萨里大学获得移动通信专业博士学位。2016年,他回国创业,成立创新维度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基于SDR的物联网芯片”解决方案。张源表示,国内芯片设计的相关企业有几千家,但从业人员却只有14万人,这是远远不够的。“市场需求导向下,未来不论是归国留学人员还是国内高校毕业生,都将有更多人在芯片产业就业。”张源预测说。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微芯片行当人才缺口大 2019 海归创办实业“中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