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农商行资产缩水近3成-银行频道-和讯网永利

如今,近一年过后,威海农商行资产又缩水,其经营业绩也呈连续下降态势。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威海农商行净利下降幅度高达58.53%。

为谋求上市,近年来大丰农商行加大了不良贷款的核销力度,特别是最近几年。其在招股书坦承,自成立以来,通过呆账核销方式累计处置不良贷款7.07亿元。其中,2010年、2012年、2013年分别核销9311.10万元、7496.80万元、9833.80万元;2014年核销金额最高,达到了15697.70万元;报告期内各期核销金额分别为12819.80万元、8.20万元和3674.40万元,报告期内累计核销不良贷款高达1.65亿元。

7月25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同时将该行2016年6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 下调至A。理由是威海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比如资产质量下行和拨备计提压力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增长乏力等。

导报讯(记者 戴岳)近日一份500多家银行资产规模的排名表,又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威海农商行”)推到台前。统计数据显示,威海农商行2018年总资产147.38亿元,相较2017年的189.36亿元下降接近3成,降幅最大。

除了向关联股东提供贷款外,大丰农商行还存在向有其他关联关系的企业提供关联贷款的情形。如截至2017年12月31日,盐城市大丰二良纺织有限责任公司在大丰农商行的贷款余额为5000万元,而此前2015年末、2016年末的贷款余额分别为3000万元、3800万元。记者调查发现,二良纺织注册资本仅150万元,法人代表及控股股东为卞玉良,系大丰农商行法人代表、董事长卞玉叶的兄弟。

除了不良贷款方面的问题,威海农商行年报还显示,2017年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呈下降趋势。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自2017年一季度起,该行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截至2018末,不良贷款率仍高至4.17%。经济导报记者发现,威海农商行近两年的不良率数据处于上升态势。拿2017年来说,年初威海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2.19%、不良贷款余额为1.90亿元;三季度末不良贷款率就达到5.27%、不良贷款余额4.48亿元。尽管到2017年末该行不良率降至3.97%,但2018年末又飙至4.17%。

《经济参考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大丰农商行采访,并将书面采访提纲发至该公司公开邮箱,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有回复。针对大丰农商行存在的问题,本报将持续予以关注。

永利彩世界开奖结果 1

公开资料显示,威海农商行于业务主要集中在威海市,以当地“三农”、零售和小微企业为主要客户群。其2018年贷款结构显示,个人贷款和垫款为31.42亿元,占比36.04%,其中农户贷款和一般个人贷款在个人贷款中占比较高;企业贷款和垫款为55.75亿元,占比63.96%。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因存在巨额关联贷款,大丰农商行还重点揭示了关联交易风险。招股书披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大丰农商行的关联公司贷款占该行贷款和垫款余额比例为6.12%。测算下来,关联贷款合计约11.71亿元。对此,大丰农商行解释称,目前本行关联公司贷款占本行贷款和垫款总额比例较高,因为本行关联方多为本地优质企业,本行出于正常业务发展需要对其发放了贷款。如果本行关联贷款客户的贷款质量恶化,可能会导致本行不良贷款大幅增加、贷款损失准备不足,从而对本行的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表示,区域性银行的机构布局和业务较大程度上受制于当地经济发展状况和产业结构,地方经济的增速下行成为部分区域性银行压降不良的“拦路虎”。部分地区的经济增长拐点未显现,产能过剩、贷款担保公司代偿能力下降,地方政府债务危机,房地产杠杆较高等问题仍然突出,一些行业的存量不良贷款仍然需要一段时间予以消化。

此外,威海农商行业绩也是呈下降态势。2016年-2018年,该行营收分别为4.56亿元、3.87亿元、3.3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7913.29万元、5263.63万元,两年时间降幅达58.53%。

招股书中,大丰农商行选取了江阴银行、无锡银行、吴江银行、常熟银行、张家港行等5家上市银行作为同行业参照对象,就2011年及以来不良贷款率水平进行了细致的对比研究。结果显示,除2016年和2017年两年外,大丰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均高于同业平均值,且2012年至2015年连续四年均处于高于2%的风险警戒线,其中2012年该行不良贷款率竟然飙升至4.89%,相当于当年同业平均值的4.14倍。

具体来看,今年1月,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称,将山东五莲农商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上海新世纪资信决定将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 下调为A,并将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5月,东方金诚将山东广饶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评级展望为负面;7月初,中诚信国际将贵阳农商行评级由AA-下调到A ,评级展望为稳定;7月10日,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至A ,评级展望为负面;7月25日,中诚信国际将山东威海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下调至A 。

经济导报记者发现,上一次威海农商行被市场关注是2018年年中。当时,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同时将该行2016年6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 下调至A。理由是威海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比如资产质量下行和拨备计提压力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增长乏力等。

招股书显示,大丰农商行是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的一家区县级农村商业银行,其前身为大丰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营业务主要包括公司银行业务、零售银行业务、资金业务及国际业务。该行由于股权相对较为分散,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该行目前在盐城地区设有总行营业部1个,管辖支行38个,其中37个支行均在大丰区范围内。

不良贷款“双升”

中债网数据显示,2017年3月末,其合并统计口径下资产总额高达240.54亿元、负债总额224.37亿元。但2017年末,威海农商行资产总额降至189.36亿元、负债总额降至173.49亿元;2018年末,其资产总额降至147.38亿元,负债总额降至131.08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的数据显示,威海农商行资产总额157.57亿元,负债总额140.96亿元。显而易见,威海农商行资产缩水速度还是比较快的。

日前,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成为又一家冲刺A股的农村商业银行。《经济参考报》记者研读招股书发现,这家农商行虽然在报告期内(指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下同)业绩稳步提升,但其招股书自揭的不良贷款风险、关联贷款风险值得投资者注意。应特别关注的是,大丰农商行在IPO前累计核销了7亿多元不良贷款,其中仅2014年和2015年合计核销不良贷款近3亿元。

威海农商行表示,面对资产质量带来的压力,正全力推进不良贷款防控化解工作。虽然已在积极采取多种手段压降不良贷款,但2018年以来,威海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仍在上升,未得到遏制。该行2018年第一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逾期贷款继续增长,总额增至5.78亿元,不良贷款余额增至3.7亿元,不良率也进一步升至4.22%。

招股书披露,大丰农商行贷款对象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数据显示,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末,该行制造业的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逐年攀升,分别为42.05亿元、48.87亿元和51.86亿元,占该行公司贷款总额的比例分别高达68.88%、67.12%和64.68%。

因此,中诚信认为,未来仍需关注资产质量对威海农商行盈利水平的影响。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2月31日,大丰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3.13亿元、2.67亿元和2.99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05%、1.58%和1.56%。为此,大丰农商行专门揭示了不良贷款的风险。大丰农商行认为,如果信用风险管理政策、流程和体系未能有效运作,可能导致不良贷款增加,从而对本行贷款的质量产生不利影响。此外,本行贷款质量也可能还受其他各种因素的影响,例如盐城地区经济增长放缓及其他不利宏观经济趋势等可能导致本行借款人还款能力削弱等,从而可能对本行造成不利影响。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情况联系了威海农商行,对方回复称,受经济大环境影响,该行支持的传统行业占比较高。2017年以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三去一降一补”的落实和推进,辖内企业经营不善产生风险的现象逐渐增多,范围逐渐扩大,部分企业来不及转型或无法承担转型升级成本,经营陷入困境,导致该行2017年的不良贷款较年初出现反弹。

IPO前核销不良贷款7亿元

风险逐渐暴露

据招股书披露,大丰农商行报告期各期末的逾期贷款余额分别为27348.00万元、18924.90万元和18406.80万元,占该行发放贷款总额的比重分别为1.80%、1.12%和0.96%。虽然报告期内逾期贷款总体呈现出下降的态势,但是大丰农商行计提的逾期贷款减值准备却呈现出逐年增加的态势。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该行逾期贷款的减值准备金额分别为1.10亿元、1.12亿元和1.18亿元。

年报显示,该行2016年末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9亿元,较2015年微增0.08亿元,但2017年这一数据上升至3.4亿元,增幅高达79.36%。同时,近两年来,该行的不良贷款占比也一直呈现上升趋势,从2016年的2.19%升至2017年3.97%,上涨了1.78个百分点。

另从贷款对象划分看,大丰农商行的公司贷款不良率报告期内远远高于其个人经营贷款不良率。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末,该行的公司贷款类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2.67亿元、2.12亿元和2.49亿元,公司贷款不良率分别为4.37%、2.91%和3.11%。大丰农商行在招股书中对此解释称,本行公司贷款不良率先下降后略微上升,主要原因是本行加大了不良贷款的清收、核销力度。

威海农商行表示,目前该行贷款利息收入占各项收入的44.62%。2017年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较上年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贷款利息收入下降,这与其主动调整经营策略有关,贷款执行利率的下降致使利息收入减少。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大丰农商行的固定资产贷款不良率始终居高不下。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末,该行的固定资产贷款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6556万元、9187万元和9497万元,固定资产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4.62%、5.39%和5.16%,总体呈现不断攀升态势。针对报告期内固定资产贷款不良双升的问题,大丰农商行解释称,主要系报告期内各年度均有个别客户违约所致,但并未形成系统性风险。加之固定资产贷款采取的主要担保方式是抵押,抵押物处置周期较长,导致固定资产贷款的不良率报告期内维持在较高水平。

“降级潮”来袭,又一家农商行因经营状况恶化而被下调评级。

鉴于此,大丰农商行在招股书中重点揭示了制造业贷款集中度风险。招股书称:“如我国产业结构调整或原材料价格较大幅度变动等,该行业的相关借款人财务出现困难,一旦违约本行无法收回资金,可能对本行的前景、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较大不利影响。”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大丰农商行前十大不良贷款客户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十大不良贷款客户中有6户来自于制造业,如江苏江动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坚迈紧固件有限公司等。

评级报告指出,2017年该行净息差较2016年下降0.62个百分点至2%,影响其净利息收入较2016年大幅减少19.07%至3.7亿元,进一步影响了营业收入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生态环境部今年4月重点通报的重污染企业——江苏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496”),是大丰农商行的第四大股东,目前持有该行3930.57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68%。而截至2017年末,大丰农商行向其提供的贷款余额为3450万元。此外,大丰农商行招股书披露的信息还显示,截至2015年末,该行发行的一款名为“西部信托-辉丰股份股权收益权单一资金信托”的非保本信托计划,预期收益为6.15%,余额为2.2011亿元。

威海农商行评级被下调背后:不良贷款“双升” 净利持续下滑

报告期内,大丰农商行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66亿元、10.10亿元和9.78亿元,呈现出波动上升的态势;当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54亿元、3.64亿元和4.31亿元,也呈现出稳步上升的态势。财报显示,利息净收入是大丰农商行利润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该行利息净收入分别为7.62亿元、8.73亿元和9.85亿元。

在这6家农商行中,位于山东的农商行就占了4家。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大丰农商行在排队等待IPO以及已经上市的众多农商行中,资产规模、营业收入等指标均处于行业垫底水平。截至2017年12月31日,大丰农商行资产总额为431.19亿元,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为191.37亿元,吸收存款总额为304.80亿元。对此,大丰农商行坦言,相对于国有商业银行和其他已上市的商业银行,本行的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有限。对于因经济环境的巨大变化或法律政策的重大改变而产生的风险,本行的抵御能力较弱。如果本行不能抵御此类风险,本行的经营业绩、财务状况及发展前景将遭受不利影响。

在上市银行普遍业绩回升、不良企稳的当前,农商行频频传出“爆雷”消息。截至7月26日,今年以来已有6家农商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

值得注意的是,在业绩快速增长的同时,大丰农商行负债总额也在逐年攀升。该行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的负债总额分别为254.45亿元、365.74亿元和403.43亿元,2017年末比2015年末负债总额净增加了148.98亿元。对此,大丰农商行解释称,负债中吸收存款占比最大,本行吸收存款增长较快。

而根据山东银监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6月末,山东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2226.9亿元,比年初增加413.7亿元;不良贷款率2.96%,比年初上升0.4个百分点。

盈利状态不佳

2017年年报显示,2016年、2017年,威海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率连续“双升”。

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农商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从2017年末的3.16%升至3.26%,远高于同期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以及城商行。

中诚信的评级报告指出,该行的逾期贷款增长迅速。截至2017年末,该行逾期贷款达到4.24亿元,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3.4亿元,较年初增加了1.51亿元,占总贷款的3.99%。

在统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65家农商行情况后,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认为,农商行风险暴露区域特征较为明显,集中在环渤海、东北和中西部地区,并不是全面性爆发。被统计银行的所在地涉及22个省市,平均不良率排名前五的是贵州、河南、辽宁、山东和吉林,相比之下,北京、重庆、四川、上海和广东的平均不良率在1.5%以下,远低于行业水平。

去年12月,威海农商行就曾因存贷款增长乏力、不良率高企并超过监管要求、身陷东北特钢债券违约事件等,被中诚信国际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2015年、2016年,银行业的净息差整体上属于下降趋势,但是今年已经开始企稳。”上述分析人士称,“银行的资金面整体比较紧张,各大银行都在争夺存款,使得整体的负债端资金成本上升,同时资产端的贷款利率也没有进一步增加,会导致净息差的下降。就银行自身的经营情况来说,国有大型银行的负债基础比较好,成本相对较低,但是中小型银行的负债端成本一般都比较高,所以净息差受影响会更严重一些。”

截至2017年末,该行实现净营业收入3.87亿元,较2016年减少15.15%;实现净利润0.79亿元,较2016年大幅下降37.65%。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良贷款体现在存量和增量两个方面,这两方面会共同导致不良贷款的增加。“由于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和真实反映,以前被隐藏的不良开始浮现到账面上,这属于存量上的不良。此外,银行对于不良贷款的处置需要占用各种资源,有时候处置可能也并不及时。增量是由于银行本身的风控可能相对比较薄弱,经营过程中还会产生新的不良。”该分析人士称。

不过,有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不良率飙升、主体信用评级被下调折射出部分农商行风控水平不高、之前不良认定标准较松等共性问题,可能会有更多农商行曝出不良率飙升情况,但不会演变为系统性风险。

除此之外,评级报告还指出,由于不良贷款的增加,该行2017年计提贷款损失准备0.5亿元,较上年增长42.65%,较大幅度地侵蚀了利润,拨备费用占拨备前利润的33.29%。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17年该行实现净利润0.79亿元,较2016年大幅下降37.65%。

威海农商行为何经营状况迟迟未改善?这一轮农商行“降级潮”背后的症结是什么?

威海农商行方面回复记者称,通过业务结构的调整,该行的资金成本进一步下调,可以最大限度减小贷款利息收入对总收入的影响,预计2018年该行的整体经营效益将较2017年有较大改善。

威海农商行并未披露2016年年报,不过中诚信的这份评级报告显示,该行营业收入已经连续两年未实现增长。该评级报告指出,息差收窄及盈利资产下降导致营业收入下滑,不良大幅增长加大拨备计提压力,该行整体盈利水平在同业中处于较弱水平。

拨备覆盖方面由于该行2017年加大核销力度,年末拨备余额较年初下降20.77%,同时不良贷款年末余额增长较快,在二者共同影响下,截至2017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较上年大幅下降102.4个百分点至81.03%。截至2018年3月末,威海农商行拨备覆盖率进一步下降至74.95%,持续低于监管要求。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威海农商行资产缩水近3成-银行频道-和讯网永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