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银行董事长王能掌舵13年后因调任辞职 年中

在大额风险暴露情况中,桂林银行披露道,该行非同业单一客户风险暴露为14.49%;非同业集团客户风险暴露为19.95%;同业客户风险暴露为18.80%。为了有效管控商业银行对企业的集中授信风险,银保监会公布了《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其中规定,商业银行对非同业单一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15%,对一组非同业关联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0%,对同业单一客户或集团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

6月末拨备覆盖率降至150.09%

某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增资扩股后,银行的股权结构得以优化,同时,还能夯实资本基础和上市基础,经营实力会更强。”

从财务报表看,桂林银行近年来盈利水平保持稳定增长,2015年~2018年,合并口径下该行分别实现净利润7.80亿元、11.32亿元、14.15亿元、16.26亿元。

大公国际此前也在对桂林银行的评级报告中指出,桂林银行存在的主要挑战,是公司信贷业务的行业和客户集中度较高,房地产、制造业以及批发和零售业贷款投放比例较大,存在一定风险。根据桂林银行2018年业绩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和房地产行业是该行贷款业务主要投放领域,贷款余额占比分别为14.83%、12.58%和8.78%。

9月完成第六轮增资扩股

从近期在A股新晋上市的银行看,发审委提问时会关注发行人资本充足率下降、不良贷款率上升、拨备覆盖率下降的原因;关注拨备计提是否充分,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等。

对于拨备覆盖率的下降态势,桂林银行曾在《2018年第一期绿色金融债券募集说明书》中表示,将一方面继续加强风险资产管理,强化催收力度,加快不良贷款处置和核销,另一方面提高经营效率,增强消化拨备能力,提高拨备余额。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截至6月13日,正在A股排队等候上市的银行共有16家。今年以来,也已经有4家银行相继成功在A股IPO,目前苏州银行已经获得了首发批文。

公告显示,王能此次辞任是因组织部门工作安排,调离该行另赴新职。桂林银行董事会同意其辞任的决定,该辞任自2019年10月28日起生效。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亦赞同这一观点:“对于上述监管要求,城商行由于深耕当地市场、客户结构相对单一等先天因素,可能会感可能会感到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桂林银行于今年6月21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准备工作的议案》,正式开启了上市进程。而就在9月末,该行已完成第六轮增资扩股,总股本扩至50亿元,为上市过渡期充实了资本。

这是继3年前桂林银行召开股东大会,商议暂停登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后,再次于股东大会中审议登陆资本市场一事。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桂林银行已在广西设立92家分支机构和190家社区支行,在广西和广东深圳发起设立7家村镇银行,合并报表下资产规模达2832.63亿元,是广西资产规模最大的地方法人银行机构。

在资产质量方面,桂林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0.70亿元,较2017年底的12.72亿元大幅增长,且截至2016年底,桂林银行不良贷款规模为10.26亿元。同时,根据桂林银行2018年业绩报显示,报告期内,该行共发生诉讼269笔,诉讼标的额合计17.44亿元,其中起诉案件265件,应诉案件4件,主要为正常业务经营中涉及的信贷业务诉讼。

值得一提的是,桂林银行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10月28日下午,桂林银行召开全行干部大会,桂林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彭东光出席会议并代表桂林市委宣布桂林银行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彭东光在发言中表示,王能工作调整乃因“提拔任用”。

记者注意到,在筹备上市的同时,近年来,桂林银行一直在增资扩股。根据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和2017年,桂林银行先后启动了两轮定增。其中,2017年,桂林银行启动第六轮定增扩充资本。同年6月,原广西银监局审批通过《桂林银行2017年定向募股增加注册资本方案》,桂林银行将股本总额增至50亿元人民币。

据桂林银行公告,王能日前向该行董事会提交了辞职报告,辞任该行董事、董事长、董事会战略规划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及董事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

对于登陆资本市场,桂林银行早有布局。基于桂林银行在新三板挂牌及规范发展的需要,该行曾在2015年集中开展对公司非自然人股东股份的现场确权工作。然而,在2016年,桂林银行暂停新三板挂牌,并表示会适时启动主板IPO。

成立时,桂林银行注册资本仅为1亿元,而后经历了多次增资扩股。截至2018年末,该行总股本数量为45.18亿股,其中国有法人股占比60.33%。持股比例在5%以上的股东共有3家,分别为桂林市交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广核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桂林新城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桂林银行在2018年报告中披露道,在报告期内,该行通过实施定向募股增加注册资本方案,定向募股约4.42亿股。从桂林银行前十大股东股权变动情况看,在2018年内,桂林市交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桂林市财政局持有的股权均有所增加。其中,桂林交通于2018年12月获监管审批,增持桂林银行1.88亿股,增持后合计持有9.07亿股。根据桂林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桂林交通为桂林银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0.08%。桂林市财政局持有股权由2018年初的1.34亿股变为1.87亿股,持股比例由3.28%上涨至4.13%。在今年3月,百洋股份(002696)也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投资4050万元认购桂林银行1000万股新增股份。

10月29日,桂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人事变动公告显示,该行董事长王能辞任,暂由该行副董事长吴东代行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责。

记者从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方面了解到,2019年经济金融形势仍旧错综复杂,内外部诸多挑战和不确定因素犹存,需要密切关注部分领域的潜在风险。具体包括在经济增速尚未企稳背景下,部分中小企业存在信用风险暴露的可能,需要引起重视;警惕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的扩张情况;局部地区房地产价格可能迎来拐点,要密切关注房地产业的发展和房地产贷款质量。

就在同日,桂林银行还发布了另外一则公告,表示为保证全行业务连续稳健发展,董事会决定在新任董事长获聘到任之前,聘任副董事长吴东主持董事会全面工作,代行该行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责,并担任董事会战略规划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公告显示,桂林银行作出这项决定,乃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并结合了上级部门推荐意见。

谈及3年后回归主板布局IPO的原因等问题,在记者联系桂林银行时,该行方面表示,还不便给予回应。

截至2019年6月末,桂林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共计21.79亿元,较年初再增1.08亿元。但从不良贷款率看,较年初略微有所下降,为1.57%。

融资!融资!桂林银行再一次决定要改变轨道融资了。6月21日,桂林银行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在会上审议的议案中包括《关于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准备工作的议案》。

桂林银行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9月30日,随着最后一笔股份认购资金到位,桂林银行第六轮增资扩股收官,实收股本总额增扩至50亿元。据披露,在此次增资扩股中,先后有53家新老股东参与,募集资金总额68.47亿元。除有存量股东增持股份外,桂林银行还引进了浙江华成控股集团、广西桂林市桂柳家禽有限责任公司、桂林市力源粮油食品集团等投资者。而桂林银行也表示,下一步,将将围绕新一轮发展战略规划确立的战略目标,朝着上市目标砥砺前进。

资产质量承压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王能于2006年调入桂林商业银行,任该行董事长一职已有13个年头,此次辞任是因另赴新职。接替王能代行职责的吴东则于2019年6月被选举为桂林银行新一届董事会副董事长,并被聘任为行长。

为了进行股权管理,桂林银行还于2018 年8月与广西北部湾股权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股权登记托管服务协议》,正式委托托管机构进行股权集中托管。不过,记者注意到,在3月6日,桂林银行连收桂林监管分局3张罚单。其中,桂林银行因股权管理不规范、股东以非自有资金入股被罚款45万元。

桂林银行此轮增资扩股工作始于2017年,其股东莱茵生物(002166,股吧)曾在增持公告中提到,该行进行新一轮定向募股工作是为了进一步充实资本,完善股权结构,稳步推进上市工作。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提示道,《办法》产生的影响因银行而异,大银行由于其资产规模较大,单一授信基本不会超过监管红线,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

据桂林银行2019年半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截至2019年6月末,本行口径下,桂林银行总资产为2649.74亿元,同比增幅30.02%;各项存款1739.89亿元,同比增幅29.89%;各项贷款1386.37亿元,同比增幅44.50%;实现经营利润21.57亿元,同比增加6.05%。

结合桂林银行2018年业绩看,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截至2017年底和2018年底,该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6%和10.78%;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73%和9.2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73%和9.22%,均呈下降趋势。

至此,王能在桂林银行董事长这一岗位上已走过了13个年头。2006年2月5日,桂林市委组织部宣布任命王能为桂林市商业银行党组书记。随后,王能在该行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被增选为董事,并任董事长。2019年6月21日,在桂林银行召开的第六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王能被选举为最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长。

拟启动IPO相关工作

作为广西最大的地方法人银行机构,截至2019年6月末,桂林银行集团口径下的资产规模已达2832.63亿元。但受不良贷款余额增长影响,桂林银行的拨备覆盖率近年来呈下降趋势,截至2019年6月末已落至150.09%。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布局A股上市的银行不在少数。从近期获批上市的银行的情况看,资产质量是发审委关注的重点之一。而《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桂林银行2018年业绩报中表示,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0.70亿元,较2017年底的12.72亿元大幅增长近8亿元。

而在2016年6月24日,桂林银行召开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桂林银行关于暂停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并适时启动在公开市场发行股票的议案》,正式决定暂停新三板挂牌并适时启动主板IPO。

6月21日,桂林银行召开了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讨论包括《关于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准备工作的议案》在内的多项议案。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近年来业务规模的扩大,桂林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也在增加。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0.70亿元,较2017年末增加7.98亿元,增幅62.77%,不良贷款率为1.66%。

据悉,就在增资扩股全部完成的前夕,2019年6月21日,桂林银行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了包括《关于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准备工作的议案》在内的多项议案。

资料显示,桂林银行成立于1997年,原为桂林市商业银行,2010年11月改为现名,是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股份制城市商业银行。

因另赴新职辞任

受不良贷款余额增长影响,桂林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呈下降趋势。2016年~2018年各报告期末,本行口径下,桂林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82.69%、187.39%、152.17%。截至2019年6月末,桂林银行拨备覆盖率再度下落至150.09%。

对于此次增资扩股,时任董事长的王能十分重视。2017年9月,王能在该行某次内部会议上强调,要紧盯上市目标,夯实资本基础,加快完成第六轮增资扩股工作,将总股本扩至50亿股,为上市过渡期储备资本。

也是在上述董事会会议上,吴东被选举为副董事长并被聘任为行长。2019年9月10日,广西银保监局核准了吴东的副董事长及行长的任职资格。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桂林银行董事长王能掌舵13年后因调任辞职 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