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财富署描绘今后5年石脑油须求永利彩世界开

现在的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平均油价预计在未来数年仅能维持在每桶50-70美元,因此产量的实际年降幅可能轻松达到3%甚至4%。

当今世界正处在第三次能源转型进程中,据大多数机构预测,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尽管石油在一次能源结构中占比有所降低,但是石油作为一次能源霸主的地位仍不可动摇,随着能源消费总量的增长,石油需求量仍将不断增长。未来石油供给形势如何?石油供给增长主要来自哪里?哪些地区和国家的石油供给能力还会减少?近日,国际能源署发布的《石油市场报告2018》给出回答。 通过对未来5年世界供给形势进行系统预测和分析,报告指出,未来5年全球石油产量增长集中在前2~3年,到2023年,全球石油产量预计将增长640万桶/日。预测期前端,美国致密油产量的大幅提升,足以弥补委内瑞拉产量大幅度下降造成的缺口;到预测期末,美国产量增长减缓,其他地区增长也有限。 成熟油田产量年递减率降至300万桶/日,弥补产量需投资更多短期项目 由于上游投资显著削减,人们似乎认为对已开采油田资产尤其是已过生产高峰期的油田投入减少,可能造成成熟油田递减加速。然而,新近的油田资料表明情况并非这样,2017年,后高峰期油田的递减率降至5.7%,而2010~2014年递减率为7.0%。 为了满足未来石油需求,油公司在维持和增加石油产量方面仍面临巨大挑战。2017年,产自后高峰期常规油田的原油产量为5100万桶/日,占全球总供给量的53%。另外,1600万桶/日的产量来自高峰期或上产期的常规油田,还有3000万桶/日来自致密油、油砂和天然气液等非常规资源,以及生物燃料等。 除中东地区欧佩克国家、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之外,2017年全球石油产量平均递减率为7.6%,2010~2014年这一数字为8.9%。中东地区由于具有大型海上油田,其产量递减率是世界最低的。据统计,2017年海上常规油田综合递减率为4.8%,2010~2014年为5.6%。2017年,产自这些海上油田原油产量达3390万桶/日,前一年为3540万桶/日,表明产量年递减160万桶/日。陆上油田的降本增效措施力度加大,2017年综合递减率为7.3%,2010~2014年为9.6%。2017年,来自陆上油田的供给下降到1760万桶/日,而2016年为1910万桶/日。 递减率明显下降的地区主要是北海和俄罗斯。如2017年挪威加权平均递减率仅为9.3%,在21世纪初,其递减率为18%。英国也有类似趋势。在俄罗斯,油田递减率从2010~2014年的7.9%降至2017年的5.6%。 非欧佩克石油供给提升明显,全部净增长来自非常规资源 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联合减产,极大降低了全球库存过剩风险,使得2017年油价上涨10美元/桶。较高的油价有助于非欧佩克国家到2023年把产量提升520万桶/日,使得总液态烃供给量达到6330万桶/日。 上游投资和致密油区钻井的增加,使得美国2023年石油产量增加370万桶/日,总液态烃供给量可达1690万桶/日。继美国之后,供给增长最大的非欧佩克国家是巴西,2017~2023年,巴西液态烃供给增长520万桶/日,平均每年增长90万桶/日。 加拿大石油供给也将从2017年480万桶/日增加到2023年的560万桶/日,增长80万桶/日。未来5年,油砂产量将增加70万桶/日,到2023年达到340万桶/日。其他增长来自致密油,但是常规原油产量将下降。 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石油供给总体呈下降趋势,哥伦比亚由于投资和钻井活动增加,递减率有所降低。阿根廷致密油产量增加可以弥补常规油递减的产量。在预测期末,圭亚那的新项目投产可使该国石油产量提升到50万桶/日。 北海地区连续3年增长之后,2014年油价暴跌之前的项目和近期挪威的项目将陆续投产。2017年有16个新油田开始投产,2018年挪威国家石油Mariner和BP的Clair Ridge项目将投产。因此英国短期石油供给保持乐观。 尽管执行限产协议,2017年俄罗斯原油和凝析油产量仍然创新高,接近1100万桶/日,继续保持世界第一大产油国。在油价低于50美元/桶期间,因为税收优惠和卢布贬值减轻了低油价的影响,油公司集中力量提高采收率和进行新勘探开发。未来几年产量有望进一步增长,但是到21世纪20年代早期,俄罗斯石油产量可能达到峰值并有下降风险,因为俄罗斯的油公司不能确保下一代项目的技术和投资,俄罗斯政府也不能提供更多的税收优惠来鼓励投资。 欧佩克石油供给增幅不及预期,伊拉克继续引领产量增长 尽管中东地区石油产量不断增长,但委内瑞拉产量的大幅减少和安哥拉产量的下滑,都将对欧佩克的供给增长产生影响,致使到2023年欧佩克原油产量仅上升75万桶/日。由于委内瑞拉产量下降加速,2018年欧佩克产能将出现自2011年以来首次大幅下降,但是2019年又恢复增长,主要贡献来自沙特-科威特中立区。 伊拉克继续引领欧佩克石油产量增长,直到2023年仍将保持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地位。在2010年,伊拉克的石油业对外资开放,原油产量已上升了200万桶/日。阿联酋、伊朗和利比亚也有望稳定增长。中东地区的产油国准备投入巨资来维持并扩大产能,以满足未来对原油的旺盛需求,这将使欧佩克在中东地区的原油供给从2017年的3280万桶/日,增至2023年的3410万桶/日。 如果把凝析油和天然气液也计入,欧佩克产能增长排名会略有变化,由于凝析油产量大幅增长,伊朗产量增长将紧随欧佩克产量增长最快的伊拉克之后。委内瑞拉产能将减少71万桶/日,成为世界范围内石油产能减少幅度最大的国家。安哥拉也将减少37万桶/日的产能。

与之前的石油价格周期一样,人们现在担心本轮景气周期的力道和持续时间--目前经济处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第10年成长。

“控制支出正在加快产量递减速度,”国际能源署最近警告称(“油市报告”,2015年9月)。

据Rigzone公布的调查报告,普遍来说,2018年迄今油气行业薪资已小增6%左右,此前三年为下降。

递减率对全球石油行业的确切影响难以计算,因为一些油田仍在量产阶段,而另外一些的产量则因为油田开采年限、类型及持续投资的规模等因素而有所不同。目前全球石油日产量约为9,000万桶。

“面临来自所有部门要求获得更多资金的巨大压力,”一家大型欧洲油企的高管称。

(译文审校 陈宗琦/王丽鑫/张明钧/郑茵/徐文焰)

譬如,壳牌上个月称,在英国北海的团队将采用不那么劳累的轮班安排,即两周海上作业然后三周陆上作业。而在采取撙节措施的那几年,这些团队采用的是三周海上作业然后四周陆上作业的排班。

随着石油被带至地表的伴生气,可以重新注入以协助保持油田压力,或者也可以从其他来源注入气体。

reut.rs/2Oujw9c

除非油价反弹,否则非OPEC产量将在2016年下降,而且IEA对日产量减少50万桶的预估最终可能也会显得太过保守。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Martijn Rats称,从明年年中开始,油企董事会将转变基调,让股东对2020年开始增加支出有所准备。

一些消失的产量将被新油田所取代。这些新油田在油价高企时期被发现并获得开采许可,而且按照计划将于2016年和2017年投产。

油服公司缓慢上调费率,也带来了增加支出的压力。这些公司表示,他们为了帮助大型油企渡过低迷时期而做出牺牲,如今应当得到回报。

不过,随着油价跌破每桶50美元,从石油巨头到国有石油公司、再到独立油企的几乎所有油企,都在大砍勘探和生产预算,以储备现金。

据参加此类讨论的资深高管,大型油企的董事会正面临越来越多来自内部对投资新项目和并购、以及增加雇员的要求。

除非石油生产商投资维持既有油田的产量水平,并开发新油田,否则产出率下降,将导致2016和2017年的日产量每年减少数百万桶。

董事会没有对增加支出的压力视而不见。许多公司已经确定了支出金额范围,同时承诺把支出控制在较低水准。比如壳牌石油就为每年250亿-300亿美元的支出设定了“软性下限”和“硬性上限”。

据IEA称,若没有投资,一个成熟油田的产量将以平均每年约9%的速度递减。

永利彩世界开奖结果 1

对于油市再平衡及更长期的油价水平,传统油田产出率下降都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但投资者和企业高管们称,储量寿命不再是衡量油企健康状况的黄金标准。储量寿命在2017年触及至少20年以来最低水平。

但传统油田产出率下滑的问题更加重要,因为他们在全球产量中的占比超过90%。

“历史上,超过股息成本的超额自由现金流导致该行业的资本支出增长,但该行业正在努力摆脱缺乏资本约束的标签,而且我认为他们将坚持下去,”Allianz Global Investors分析师Rohan Murphy称。

水、天然气、二氧化碳或某种聚合物可以注入到油田边缘,推动剩余的油流向产油井。

reut.rs/2OAKdZK

由于页岩井产出率迅速下降,有必要持续投资和钻探,以维持产量水平,这个问题已受到广泛讨论。

据摩根士丹利和富瑞的分析师,预计2020年全球七大油企的合计资本支出将从2017年的1,050亿美元增至1,360亿美元。

**“红皇后比赛”**

轮班更为频繁意味着需要租用更多船只和直升机。壳牌表示,这项调整将使成本小幅增加,但确信这将提高该公司在北海运营的成本效益和产出。

OPEC的中东和北美成员国产量主要来自陆上超大油田,开发速度较为缓慢,以实现收入的最大化及长远性。

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首席执行官潘彦磊(Patrick Pouyanne)本周表示,尽管力争维持2020年之后每年的支出区间在150-170亿美元,但承认资本支出可能会增至200亿美元。

依据多种合理推测,现有油田产量料在2016年减少140-360万桶/日,2017年亦是如此。

编译/审校 张涛/许娜/王兴亚/王琛/孙茉莉/侯雪苹/王洋/高琦

光是要抵消既有油田产出率自然下降的影响,油企就必须投入大量资金,如果他们还想提高产量,那就要投入更多。

他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国际生产基地需要投资以两位数增长,才能保持目前的生产水平。

不过到了2017年之后,预定投产的新油田数量将非常少,除非油价大幅反弹。

伦敦10月3日 - 多年严控支出之后,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巨头的高管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放松支出控制来补充储备和阻止产量下降,并抓住原油价格上涨的机会。

该机构预估,这种持续的资本投入可将产量递减率每年削减约2.5个百分点。

在不景气的年份,企业大砍支出。现在,他们产生的现金和2014年一样多,并誓言保持节俭以聚焦于增加分红、回购股票和削减债务。但在一个储量和产量会自然下降的行业,持续投资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

而削减预算后,将很难维持既有油田和边远地区勘探的支出水平。例如,伊拉克石油部9月6日就警告承包商称,明年将削减勘探和油田开发的支出。

尽管像BP 等一些公司能够在技术帮助下控制住产量下降并降低成本,但新产量的减少已经影响许多公司的较长期前景。

IEA数据库中的油田多数已获得一定的投资,以抵消自然递减率的影响。

Henderson High Income Trust的基金经理David Smith说道:“虽然这是一个低油价的大环境,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些油企必须要开始对新项目再度投资才能维持产油。”

通过装备地面杆泵,或者近来更普遍的油田电潜泵,可以对油田进行人工举升。

“目前的投资水平,尤其是国际市场的投资水平,显然不足以满足中期需求和长期的储量替代需要,”全球最大油服供应商斯伦贝谢 执行长Paal Kibsgaard上月在一个会议上称。

撰稿 John Kemp 编译 许娜/张涛/李爽/刘秀红/高琦

“由于油藏开采期限大幅下降,我预计资本支出会上升。部分资本支出将用于重新开发现有油井,”Campbell Lee & Ross InvestmentManagement合伙人Darren Sissons说道,还称一开始企业对于增加资本支出会较为谨慎。

与此同时,石油公司必须受到鼓励,才会对已有油田进行足够多的投资,以遏制当前油井产量大幅下滑的影响。

**长周期投资**

但IEA做出那个预估时,平均油价还高于每桶100美元,并且预计将在2010-2020年的余下时间一直保持在该水准,直到2025年之后。

“壳牌推动该项目的动机很明确:如果没有这个项目,该公司的上游业务--LNG合同组合和LNG产量将在下一年代早期开始下滑,”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分析师Dulles Wang称。

IEA预测,由于投资不足,非石油输出国组织产油国2016年日产出将减少约50万桶,这将是24年来最大降幅。

**储量寿命**

伦敦9月15日 - 就像路易斯·卡罗的小说《爱丽丝镜中奇遇记》(Through the Looking-Glass)中红皇后对爱丽丝说的那样,“你必须不停地跑,才能保持在原地。如果想要前进,至少得再快一倍才行。”

油田递减率在2014年为3%,到2016年提高了一倍至6%。根据摩根士丹利,就大型石油企业而言,同期的递减率从1.5%升至略高于2%。

非OPEC油田的递减率一般也要快于OPEC油田,主要因为油田的情况有别。

对于意大利石油生产商埃尼集团等一些企业,增加成本恐怕是不可避免的。

油田运营商采用了诸多策略,以尽可能长地维持生产,并推迟自然递减的开始时间,或者至少降低递减率。

与之前的石油价格周期不同的是,随着全球转向更加清洁的能源,石油需求最终有可能停止增长。

油田管理计划可以大幅增加最终采油量,但最后所有油井和油田的命运并无二致:他们大多采出来的是水,最终被关闭。

Guinness Asset Management的共同经理人Jonathan Waghorn说道:“我们的看法是这些大油企要想维持目前的储备规模,资本支出增加5-10%左右还是太低。”

**油田状况**

BP、雪佛龙和皇家荷兰/壳牌石油集团 等公司的老板们自2014年以来已将预算削减多达50%,而且承诺坚持较低的支出水平。对他们来说,要求增加支出的压力可能变得难以抗拒。

永利彩世界开奖结果 2

通常情况下,在低资本支出和低价时期过后,随着油价反弹和供应收紧,加速投资的时期来临。

传统油田的生产遵循明显的模式,开始的时候产量快速上升,然后保持在高峰水平几年,接着进入漫长的缓慢下降状态。

支出大增还可能侵蚀获利,并让人担心油企恢复油价飙涨时期的浪费做法。

海上油田,尤其是深海油田的产量递减速度要比陆上油田快,因为这些油田的前期成本更高,运营商为尽快回本开发得也更为积极。

reut.rs/2QrxQg1

“由于原油销售收入下降,伊拉克政府大幅减少了可供石油部使用的资金,”石油部对运营商表示,“这样一来,可用来向我们承包商提供原油成本退费的资金就少了。”

随着石油价格达到每桶85美元的四年高点,勘探部门正在敦促公司董事会增加钻探,工资正在节节升高,服务公司表示费率必须上升,一些投资者表示大型油企一定会很快再次开始成长。

IEA在2013年世界能源展望报告中曾推测,当时所有陆上油田产量的每年实际降幅为2%,而到了2020-2030年,降幅可能达到4%。

“新项目授出速度可能在2019年加快,但是对于重大开发项目,第一年的资本支出通常会比较有限。从2020年起,资本支出可能升高。”

(本文作者为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但是,已经有迹象表明,在油价从2014年每桶115美元挫至2016年26美元后削减的一些成本,正在逐渐恢复。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资料图片:2018年4月23日,法国巴黎,Vaudoy-en-Brie附近油田的抽油机。REUTERS/Christian Hartmann

**递减率**

获批准的新项目正在增多。壳牌及其合作伙伴本周批准了LNG Canada项目,这是近些年最大的液化天然气项目之一。

部分支出削减反映了效率的提高,以及压缩了相关物品与油田服务的成本。但也有勘探与开发项目遭到削减,这将直接影响衰减产出的汰换。

据一位大型公司高管,该公司的高级经理多年来都通过视频开会,现在则获准乘飞机进行面对面会议。

根据对1950年至2012年间1,600多个常规油田产量纪录进行分析,国际能源署对众多油田估算出递减率。

但鉴于油价持续徘徊在每桶50美元下方,并且几乎所有公司都在削减2016年资本支出计划,照此看来,产量下滑局面看起来将主导2016年。

运行泵浦并注水、气体或其他材料的成本最终超过产油的价值,油田也变得获利微薄,最后逐渐弃用。

非OPEC产油多来自小型及海上油田,由于商业方面的原因,这些油田开采殆尽的速度相对较快。

小型油田的递减率往往要快于大型油田,后者有不同的区块可供逐步开采。

图为巴林麦纳麦以南Sakir的一座抽油机。REUTERS/Hamad I Mohammed

据IEA,对于那些已经过了产量高峰的油田来说,观察其产量平均每年下降6.2%。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财富署描绘今后5年石脑油须求永利彩世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