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银行回复“玄妙理财”:外界作保集团赔偿

  5号3期的问题解决了,可是还有更多需要安抚亏损心灵的投资机构。

  据报道,该款产品耗资8亿元,以每股3.71元的价格,认购酒钢宏兴定增股。投资比例为100%,其类型为非保本浮动收益型,业务模式为信托,且非结构性产品,预计最高收益率为6.2%,到期日期为2014年8月18日,限期19个月。一年后解禁时,股价跌至2.47元,账面亏损33%。上月底清盘时,股价跌至2.18元,账面亏损41%。

  根据中信银行网站公布的5号3期提前终止公告,其中明确“由于产品所投资标的定向增发股票禁售期满,股票变现完成,本产品于2014年6月27日提前终止。”落款时间为6月27日。而在7月1日的清算公告中,对于“投资运作”的描述,再次强调“运作过程中投资了酒钢宏兴定向增发项目,投资比例为100%。

  郭田勇表示,引入第三方担保公司,可以体现“刚性兑付”,但是与35号文并不矛盾。“但是,一定要在发行前就要充分披露包括担保的信息,由谁担保、担保金额等,都有明确披露。”郭田勇指出。

  定增幕后的银行理财“A”计划

  日前,银监会下发35号文,欲打破理财产品的“刚性兑付”。其背景是理财产品之间相互交易来调节收益,信贷资金为本行理财产品提供融资和担保,以体现某种程度的“刚性兑付”。

摘要:这是一款神奇的银行理财产品,创造了账面亏损41%而兑付收益6.2%的奇迹。 去年1月,这款叫中信理财之惠益计划成长系列5号3期产品,耗资8亿元,以每股3.71元的价格,认购酒钢宏兴定增股。一年后解禁时,股价跌至2.47元,账面亏损33%。上月底清盘时,股价跌至2....

  银行理财产品引入担保公司需披露

  以产品终止日计算,该计划所谓的“抛售”期间只能是1月27日限售股解禁日至6月27日。而且,8个亿的产品规模,以3.71元/股认购价粗略计算,其认购的股份应该在2.15亿股以上。但今年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1日,并未有持有2亿股以上股东退出。因此,理论上的抛售时间压缩到4月1日到6月27日。但是,从这期间酒钢宏兴整体成交量来看也不过区区2.21亿股。如此庞大的数量规模和该区间的成交量不相上下,即使每日“零敲碎打”都是这位股东卖出,该区间的均价为2.093元,也远不可能盈利。

  专家观点

  按照清算公告,产品收益是通过参与酒钢宏兴定增,并且限售期满,变现抛售而获得。但是,从酒钢宏兴的股价看,这一说法几乎是天方夜谭。因为,自上述资金以3.71元/股价格在去年1月25日认购增发时,公司股价同增发价已经“倒挂”,而且至今年1月27日增发股解禁当日,较增发价折价33%。而且,解禁后,股价更是一路向下,最低在5月初探至1.94元,尽管最近几日有所反弹,但截至6月27日,即产品提前终止日,依然深套41%。

  对于银行理财产品引入担保公司的做法,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比较罕见。“不过,银行为降低风险,为理财产品引入担保公司的做法具可操作性,或将成为未来的一种方向。”郭田勇认为。

  去年1月,这款叫“中信理财之惠益计划成长系列5号3期”产品,耗资8亿元,以每股3.71元的价格,认购酒钢宏兴定增股。一年后解禁时,股价跌至2.47元,账面亏损33%。上月底清盘时,股价跌至2.18元,账面亏损41%。但就是这只亏损累累的银行理财产品,却向投资者支付了6.2%的收益。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是谁补了窟窿?

  消费者在购买理财产品时,可以关注是否有担保公司,包括担保公司的资质,担保的金额等。

  但是,即便这部分计划“潜藏”在大宗交易的卖出方中,以2.1元/股的成交价格,较之3.71元的认购价格,已经跌去43%,能保本已是奢望,6.2%的收益简直就是“上天的馅饼”。更何况,实际的资金使用率还更高。据披露,此次理财收益期共525天,折算为17.5个月,这比原计划19个月的限期提前了一个半月。

摘要:有媒体曝光 中信银行 的一款银行 理财 产品账面亏损41%,兑付收益却达6.2%。对此,中信银行相关人士表示,是外部担保公司履行了赔付义务。 虽然银监会日前才出台35号文欲打破理财产品的刚性兑付,不过,昨日,有媒体曝光中信银行的一款银行理财产品账面亏损4...

  怎么卖都不可能

  有媒体曝光中信银行的一款银行理财产品账面亏损41%,兑付收益却达6.2%。对此,中信银行相关人士表示,是外部担保公司履行了赔付义务。

  从逻辑上看,无论是用哪种方式抛售了公司股份,都将造成亏损。那么,这宗神奇的理财产品是如何做到的?

  据介绍,引入的外部担保公司担保机制,该担保公司与所投标的涉及企业无任何关联关系。

  据记者调查,这个资产管理计划对应工商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而且规模3倍于中信银行,面对即将到期的兑付压力,谁又来充当“补缺者”呢?

  虽然银监会日前才出台35号文欲打破理财产品的刚性兑付,不过,昨日,有媒体曝光中信银行的一款银行理财产品账面亏损41%,兑付收益却达6.2%。到底是谁为这一理财产品补了窟窿呢?昨日,中信银行相关人士表示,是外部担保公司履行了赔付义务。据介绍,该行在设计与研发产品阶段就引入了外部担保公司担保机制。

  据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上述理财计划成立于2013年1月18日,募集规模为8亿元,投向酒钢宏兴定向增发项目,投资比例为100%,其类型为非保本浮动收益型,业务模式为信托,且非结构性产品,预计最高收益率为6.2%,到期日期为2014年8月18日,限期19个月。

  中信银行表示,本产品投资标的解禁后,为保护投资者利益,中信银行根据市场情况择时退出,使得该理财产品得以按产品说明书测算收益率足额兑付。

  矛盾随之显现。

更多

  然而,从股价走势看,在整个过程中,定增资金几乎没有盈利的可能。

  据中信银行相关人士介绍,该款理财产品是“中信理财之惠益计划成长系列5号3期”,产品资金投向为受让酒钢宏兴定向增发股票之股权收益权。在产品说明书中也明确,该产品还款来源不仅包括标的股票之股权收益权解禁后变现回收的收入,还包括担保公司履行担保义务实现的收入。

  “盈利”从何而来? 不是保本胜似保本

  在私募资本、产业资本之外,上市公司定增领域频繁闪现一张张新面孔。它们看起来与一般的资管或信托产品无异,但名称中的“银行”字样却暴露了资金的真正来源。

  换另一种可能,如果说是银行最终通过不同产品之间相互交易来调节收益,以体现某种程度的“刚性兑付”,这一做法虽然是业内“潜规则”,但在最新下发的银监会35号文的背景下,操作余地正在收窄。即使如此,也有一个问题—10个瓶子9个盖,总要有人来为这笔亏损买单,银行理应不是链条上的最后一环,这位“补缺者”,又是谁?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这是一款神奇的银行理财产品,创造了账面亏损41%而兑付收益6.2%的奇迹。

  两款参与酒钢宏兴定增的银行理财产品

  昨日,本报刊发《定增赌局爆仓 蒙面人24亿救场》,其中提及一款“中信理财之惠益计划成长系列5号3期”产品的奇葩收益—这则100%投向酒钢宏兴定增项目的产品,居然在今年6月27日终止时,获得6.2%的年化收益率。

  假设该笔资金是走大宗交易通道,虽然能一次套出资金,但显然也无法盈利。一个明显的信号是,在6月27日之前,酒钢宏兴并无大宗交易上榜。当天,酒钢宏兴出现了3笔大宗交易。其中,两笔数量都在21720万股,成交单价均为2.1元/股,每笔对应成交额都在4.5亿元以上。两笔资金合计金额超过9亿元,无论是从资金规模,还是从抛售时间上讲,都同上述理财计划的“脱身”存在不少巧合。

  例如,尚未出现在卖出榜单上的华融分级固利4号限额特定资产管理计划还有6.5亿股以上的持有量,而该计划去年1月18日成立,期限为“自成立之日起不超过19个月”,下个月就面临到期,截至7月11日,净值仅0.6596元。

  但是,此项“非保证收益”的理财产品,其清算公告显示,该理财计划的收益计算期为525天,年化收益率为6.2%,每万元净收益为891.78元,居然实现了预期中的最高收益率。

  根据该计划披露的发售信息,上述计划募集后以信托方式参与投资,并且为非结构化产品。这意味着,信托计划全部投入酒钢宏兴定增后,一旦发生本金受损情况,无法用劣后级受益人的本金补偿优先级受益人的本金及保证其收益,除非这一信托计划整体成为更庞大认购计划的一份子,并成为其中的优先受益人,但是问题并未结束,这个更庞大计划的劣后受益人又是谁,来为这部分银行理财产品“卖单”?

更多

  据了解,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银行理财资金已将定增市场作为其关注的重点领域。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理财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银行回复“玄妙理财”:外界作保集团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