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相互保”误导投保人【永利彩世界登录

一张监管函意味着“相互保”

新华社北京11月28日电题:“0元”就能加入 出险后每单最多分摊1角钱——违规“相互保”何以能“热卖”?

据了解,“相互保”产品宣称“0元加入,最高享受30万元保障”。结果10天内加入成员超过1000万,一个月内加入成员超过1860万,单一一款产品能引来如此庞大的客户量和流量,令传统保险业侧目。不过在2018年11月末,蚂蚁金服宣布将“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升级原因是信美人寿受到监管约谈,信美相互不能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计划”的名义继续销售《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监管部门对涉嫌产品报备与实际销售不一、信息披露不充分等违规问题,有必要采取监管行动,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相互保”收到监管函

“0元加入,先享保障。”“每单出险案例分摊金额不超过0.1元。”听起来是不是很动心?最近,一款名为“相互保”的产品蹿红网络。上线仅一个多月,“参保”人数已超2000万。然而,11月27日,“剧情”急转直下,这一产品因涉嫌违规被银保监会责令停止销售。一款违规产品何以能上市“热卖”?产品被叫停后,消费者的权益如何保护?围绕这些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据罚单显示,信美人寿在“相互保”业务中通过产品参数调整的方式改变了产品费率计算方法以及费率计算所需的基础数据。此外,信美人寿存在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在“相互保”业务中向保险消费者传达“相互保”产品依法合规的错误信息,以及第一年参与成员分摊金额仅需一两百元的误导信息。上述两项违规,时任董事长以及时任副总经理兼总精算师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

专家表示,“相互保”具有简单采用赔款分摊、基本没有针对会员的风险细分和差别化费率、保险公司不承担最终风险赔付责任等特征,不符合保险原理。而根据《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等法律法规,相互保险组织与股份制保险公司的本质区别在于治理方式不同,在日常经营和业务规则等方面没有明显差别,产品开发同样要符合保险原理,要经过严格的保险精算进行风险定价和费率厘定。

此外,该类网络互助计划也引来追随者。例如,滴滴打车APP于今年1月2日上线“金融服务”频道,同时推出“点滴相互”,除了0元加入,还宣称最高互助金额为50万元,截至目前已超过50万人参与。而在本月,电商巨头苏宁也推出了“宁互宝”互助计划,目前处于项目内测阶段。

今年9月6日,信美人寿向银保监会报备“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10月16日,该产品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计划形式在支付宝平台上线。上线一个多月,“参保”人数突破2000万。

网络互助计划不是保险

“低保费是保险营销的一个噱头。”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说,多数投保人一看到“相互保”的条款,再看到“每单出险案例分摊金额不超过0.1元”这样的字眼,就会被吸引住,而实际上用户需要分摊的金额可能远不止这些。

产品违规问题已有盖棺定论。近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2019年第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经查,信美人寿保险相互社因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以及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两项违规,累计被罚93万元。而信美人寿收到罚单与此前火热一时的“相互保”产品有直接关系。

公告显示,“相互宝”在100%保留“相互保”用户原有权益的情况之下,将推出新规则:用户在2019年1月1日至12月31日的分摊总金额188元封顶,如有多出部分由蚂蚁金服承担。暂不升级的用户,仍将按原计划获得保障。

同时根据数据分析来看,“相互宝”的5000万成员中,有31%来自农村和县城,47%为外出务工人员。而已经获得救助金的24位成员中,也有一半来自低线城市和农村,大部分是儿童和外出务工人员,最小的只有2岁。客观上,该产品有助于缓解低收入家庭的大病致贫风险。

“相互保”蹿红的“秘诀”是什么?记者调查了解到,根据“相互保”的规则,“芝麻分”650分及以上的蚂蚁会员,满足一定健康条件,在签署一系列授权服务协议后,就能加入保障计划。在他人生病时,所有用户均摊赔付产生的费用,当自己生病时,也能一次性领取最高30万元的保障金。

近期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人身险报告》认为“相互保”问题出在产品创新不当。该报告指出,“相互保”产品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虽然短期内吸引了大量客户投保,但涉嫌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报备的条款费率、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而被监管叫停,给公众对保险的认识和理解也带来较大的不良影响。

“相互保”变身“相互宝”,已经购买产品的消费者怎么办?

资料显示,信美人寿是国内首家成立的相互人寿保险组织。其注册地为北京,初始运营资金10亿元,主要发起会员为蚂蚁金服、天弘基金、国金鼎兴、成都佳辰、汤臣倍健(300146)等九家企业。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相互保”在投保规则里明确标注,运行3个月后一旦参与用户低于330万人,信美人寿有权终止“相互保”,这将使分摊过保费但未享受赔付的用户遭受损失。

简单来讲,相互保险是有保险公司承保的商业行为,需要事先设立资金池,基于精算和统计定价,投保人购买保险产品后可获得理赔。而网络互助计划是一种社会信用契约,具有公益慈善性质,成员发生风险后,赔款主要来自成员间的筹款互助,分摊额度也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减发生变化。

保险创新需依法合规

在业内人士看来,将网络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混为一谈”是这类产品的问题所在。

“相互保”被叫停,那已经购买产品的消费者怎么办?蚂蚁金服11月27日同时发布公告称,为做好存量客户的权益保护工作,即日起,“相互保”将升级为“相互宝”,并将其定位为一款基于互联网的互助计划。

不过,改造后的网络互助计划就完全进入到监管安全区了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改造之后的网络互助计划,如果产品和保险公司无关或者和保险产品没有连接的话,就不属于银保监会的监管范围,银保监会监管的是保险产品,至少目前来看,网络互助计划不是由银保监会来监管。另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的网络互助计划,除了公司内部进行自觉地监管外,外部监管还处在比较模糊的境地,亟待出台相关政策。

这么诱人的保障承诺,需要多少钱呢?“相互保”明确每月分两次公示、分摊,每单出险案例分摊金额不超过0.1元。然而,作为一款“团体重疾保险产品”,“相互保”在产品报备、销售等环节却存在诸多违规。

同时,“相互保”这一案例也给业界带来一定启示。朱俊生谈到,例如在接下来的发展中,网络互助计划本身何去何从、是否要纳入监管以及如何监管。同时,监管部门在防范风险、保护消费者的利益以及促进创新之间,要保持一个怎样的平衡。此外,保险公司如何利用金融科技或者保险科技依法合规地去对新的渠道和新的商业模式进行探索等等,这些都是值得去考虑和反思的。

朱俊生认为,保险机构应该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开展创新,充分利用互联网新技术提高保险服务的便捷性、普惠性,为老百姓提供更好的保险保障。

高吸引力带来追随者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提醒,网络互助计划属于“类保险”,但不是保险产品,不受保险法等法律法规保护,消费者要谨慎参与。

但从市场反应来看,在蚂蚁金服将“相互保”这一保险产品“升级”为“相互宝”互助计划后,产品仍受到市场欢迎,值得注意的是,新的“相互宝”产品是由蚂蚁金服独立运营,与信美人寿无关。数据显示,大病互助计划“相互宝”在成员数量超过5000万,平均每1分钟就有近200人加入。由于成员数量众多,所以互助金每人的分摊金额往往只有几分钱。

新华社记者谭谟晓、王淑娟

银保监会对信美人寿以及相关负责人累计罚款93万元。

采访中,也有不少专家表示,业态“创新”往往会在一定程度上超过现有的监管规则,需要监管机构及时与行业进行沟通,加强相关制度建设,补齐监管短板,最大程度上实现完善规则与鼓励创新之间的平衡。

互助计划仍存监管盲区

上线一个多月,就吸引了超过2000万消费者投保,这相当于好几家中小型寿险公司一年的用户量之和。尽管在监管部门的要求下,“相互保”因为涉嫌违规而转型为网络互助计划,但这一事件也给保险行业提了个醒。

对此,蚂蚁金服表示,未来如果“相互宝”的参与用户低于330万人,互助计划也不会立刻解散,会继续为用户提供一年的大病保障。

“参与网络互助计划要特别注意防范逆选择。”王绪瑾说,网络互助计划投入成本低,一旦大量存在较高患病风险的人加入互助计划,加入的人越多则可能发生的“互助”就越多,没有患病的会员要平摊的费用也会越来越多,危及平台的赔付能力。

信美人寿11月27日发布公告称,近期,监管部门对“相互保”业务开展情况进行现场调查,指出其涉嫌存在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费率、销售过程中存在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要求自11月27日12时起停止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计划形式销售“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

涉嫌多项违规,报备与实际销售不一致

郭振华表示,此前“相互保”之所以成为“网红”产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门槛低。当前老百姓(603883,股吧)对医疗健康越来越重视,希望有更高的医疗保障服务,但市场上的重疾险等产品普遍价格较高,性价比却不高,“相互保”的受青睐正是切中了这个痛点。

记者了解到,“相互保”的保费是根据实际发生的赔案进行事后分摊,与备案材料中的费率计算方法存在明显背离;而且备案材料中被保险人按10岁为一组划分为6组分别定价被修改为按2组年龄段确定不同保额。这些做法改变了费率计算方法以及费率计算所需的基础数据,违反了有关规定。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理财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支付宝“相互保”误导投保人【永利彩世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