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文化群股东慌不择路 42亿灰飞烟灭控制权或

连日的暴跌,江西板块有4家公司宣布临时停牌“避灾”。因拟披露重大事项,赣锋锂业(002460,股吧)7月7日起临时停牌。另外,此前在暴跌期间宣布停牌的还有恒大高新(002591,股吧)、章源钨业、正邦科技(002157,股吧)。目前,这些股票仍未复牌,暂且进入避风港。

得益于6月16日创下的新高,孟庆南家族的身家从6月12日至7月12日,反而增加了1.07亿元,也成为本次股灾中唯一身家不减反增的个例。

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当时,钟葱将采取积极措施,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等措施化解股票质押风险。

黄泽兰财富缩水51亿元

牛头突然转身向下。6月12日后,A股开始了持续一个月的惨烈暴跌。截至7月12日,上证综指报收3877.8点,“失血”超1000点,不少个股股价遭腰斩。

42亿灰飞烟灭控制权或易主 金一文化群股东慌不择路

4家公司临时停牌“避灾”

湖北十大富豪座次重排

6月2日,金一文化回复关注函,公告中显示,上述股东在减持前未向深圳证券交易所报告并披露减持计划,还有股东甚至是在禁售期内擅自卖出了所有股票。

据统计,在本轮暴跌中,江西板块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财富由450亿元跌至264亿元,蒸发了186亿元。财富缩水幅度最大的是三川股份(300066,股吧)李建林家族,达65%;章源钨业(002378,股吧)、方大特钢(600507,股吧)控制人财富蒸发最大,均超50亿元。

不过,也有一些幸运儿,因为提前停牌而躲过了大跌。

终止的原因也很官方。金一文化表示,由于交易各方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部分核心条款及交易细节进行了多次讨论和沟通后,仍未能就交易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故难以在较短时间内形成具体可行的方案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经审慎考虑,金一文化及相关各方认为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条件不够成熟,经交易各方友好协商,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股价下挫,恐影响黄泽兰套现的实施。之前,章源钨业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崇义章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因资金需求,拟于今年5月29日起的未来6个月内,减持股份比例不超过总股本的10%。减持方式拟以大宗交易方式或协议转让方式为主。股价的下挫,黄泽兰的减持,套现额会相应减少。

记者梳理湖北86家上市公司发现,鄂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黄立父子身家的,也仅有17家,除了九州通、骆驼股份(601311,股吧)等少数几家民企,大多是湖北能源(000883,股吧)、烽火通信(600498,股吧)、葛洲坝(600068,股吧)这样的国企。

而就在不久前,金一文化才宣布,拟通过发行股份或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向梁应春、上海鎏渠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收购深圳市佰利德首饰有限公司100%股权。

A股断崖式的暴跌,股民遭遇巨大亏损,上市公司控制人的财富也随之大幅缩水。本报近日统计,江西板块上市公司在这轮大跌中跑输大盘,至7月3日市值已缩水2600多亿元。以暴跌前最高收盘价与7日收盘价计算,江西板块13家有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其“掌门人”财富蒸发186亿元。

记者以2014年年报中披露的持股数据计算发现,一个月来湖北富豪们身家损失惨重。其中,九州通(600998,股吧)的股价从32.82元跌到20.46元,董事长刘宝林的身家也由193亿元缩水至120.32亿元,惨跌72.68亿元。而刘宝林的弟弟刘兆年和刘树林,身家也分别缩水了31.88亿元和19.31亿元。刘氏三兄弟身家一共缩水了123.87亿元。

但股民没有等来大股东的救市,公司的主要股东居然在此时纷纷出逃。

在前期的牛市中,有色、煤炭板块表现相对较弱,但大多数上市公司通过高送转概念,实现了股价翻倍,甚至数倍。在江西板块上市公司中,章源钨业推出了10股转10股,但没有突出表现。正式实施后,经过短期的反弹,就遇上了暴跌行情。该股没有逆市上行,同样大幅下挫。暴跌前,章源钨业控制人黄泽兰财富为144亿元,至7日缩水至93亿元,蒸发了51亿元。

A股于上周四、周五出现转机,未停牌个股几乎全部涨停。不过,救市政策仍在加码,上周五,证监会还要求上市公司“五选一”推送利好,举措包括大股东增持、董监高增持、公司回购、员工持股计划、股权激励等。

高管尚且在股价暴跌时割肉,难怪投资者们质疑这是他们在爆仓前竞相出逃,而监管也迅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深交所就金一文化主要股东集中大额减持的合法合规性下发关注函。

据仁和药业公告,杨文龙父子今年三次减持已累计套现额超12亿元。

武汉凡谷实际控制人套现近2亿

暴跌点燃平仓风险实控权恐生变

信息日报记者秦谦/文

更幸运的是武汉凡谷(002194,股吧)的孟庆南家族。根据2014年年报,孟庆南和其妻子王丽丽各持有公司29.8%股权,其子孟凡博持有公司8.98%股权,家族合计持股比例达68.58%。

股价大跌引发爆仓风险,主要股东不想着挽救却纷纷出逃,甚至不惜违规减持,这样的公司,怎么不让投资者心寒。

在非国有上市公司中,仁和药业(000650,股吧)算是最幸运的,逃过了股市大跌,还大量减持。该股6月12日起停牌,6月15日股市启动了本轮暴跌的序幕。至7月7日,仍未复牌。该股6月11日报收17.17元,是其前期牛市以来最高收盘价,当日市值213亿元。从杨文龙间接持股看,掌控上市公司财富为39亿元。其子杨潇,按其最近9.43%持股比例计,财富为20亿元。

其次“惨烈”的为南国置业(002305,股吧)董事许晓明。6月12日,南国置业的股价报收12.4元,经过近一个月的“自由落体”,截至7月6日报收5.6元,惨遭腰斩。7月7日,南国置业公告称,因“筹划与公司发展相关的重大事项”,申请停牌。受此拖累,持有南国置业32.2%股份的许晓明,身家由58.07亿元减少至26.22亿元,缩水了31.85亿元。

此外,钟葱、上海碧空龙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57亿股,占金一文化总股本的30.78%,已累计质押股份2.3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49%。

仁和药业精准逃过一劫

今年4月6日时,湖北上市公司前十大富豪分别为刘宝林、黄立、刘国本、阎志、刘兆年、孟庆南家族、颜华夫妇、刘树林、杨才学、许晓明。

5月30日,金一文化发布股东减持公告,24日-28日期间,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在内的高管及其控制的相关账户争相减持。钟葱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了其通过国金证券-平安银行-国金金一增持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形式持有的公司股票1441.1万股。

楚天金报讯

而据公告显示,钟葱持有公司股份1.0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89%,已累计质押股份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02%,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93.24%。而钟葱触及平仓线的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54.52%。

资本市场善于造富。但纸上财富,来得快,去得也快。

重大资产重组失败市值蒸发42亿

孟庆南家族身家反增长

对于这些违规减持,金一文化虽然做了致歉声明,但唯一提到的处置措施也只是“将该减持收益无息借给上市公司使用”。

今年一季度,A股牛蹄不停前进,截至今年4月3日,湖北排名前十的富豪身家共增加了253.83亿元。。此后,沪指继续上涨,并于6月12日盘中创下5178点的新高。

主要股东争相出逃或涉及违规减持

如果说,身家对富豪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那么其在所有富豪中的排名,则更能代表财富江湖的“江湖地位”。

5月17日,金一文化发布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暨公司股票复牌的公告。

湖北上市公司也纷纷加入维稳行列。例如九州通,7月3日晚间披露,实际控制下的楚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3日买入公司股份610.0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7%。本次增持使用资金规模共计1.15亿元,增持均价为18.9311元/股。楚昌投资还承诺,未来12个月内,将继续单独或共同增持公司股份。

这期间,唯一买入的陈宝祥还是误操作,因其配偶误操作,在卖出时同时还操作了买入,构成短线交易,高管们减持套现的急切之情可见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在香港上市的卓尔发展,也未能幸免。其股价一度从3.4港元跌到2.2港元,截至上周五收盘报3港元。以阎志高达85%的持股比例计算,其卓尔发展上的持股市值就缩水了9.5亿元人民币,而阎志持有的汉商集团(600774,股吧)的市值也从6月12日的13.6亿元跌到7月12日的9.2亿元,缩水4.4亿元。至此,阎志身家总共缩水13.9亿元。

更令人无语的是,当问及此次违规减持后,未来股东是否存在后续减持计划时,金一文化则明确表示,以上股东不排除在未来十二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的可能。

黄立成湖北新首富

面对大跌的股价,金一文化第一反应是停牌。金一文化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实际控制人钟葱的通知,因近日公司股价连续下跌,以上股东的股票质押情况触及平仓线,根据相关规定,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5月29日开市起停牌。

5月13日,高德红外公告称,因“正在筹划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影响的重大事项”而停牌。2014年年报显示,黄立持有高德红外68.36%的股权,截至7月12日,其身家为161.44亿元。

消息一出,市场震荡。5月17日复牌,金一文化股价一路暴跌,从停牌前的14.05元收盘价,跌至5月28日8.99元收盘价,市值蒸发42.25亿元。

骆驼股份实际控制人刘国本下滑一名排在第四位,身家为102.69亿元。阎志则被“降级”到第五位。原来排在第五位的刘兆年,也因九州通股价大跌,以52.78亿元的身家排在颜华夫妇后面,位列第七。刘树林也因九州通股价下跌,与原来排在第九位的新洋丰(000902,股吧)董事长杨才学互换位置。

持续数周的暴跌,不仅让中小股民很受伤,也让众多上市公司难以承受。上周二开始,A股出现了24年一遇的历史奇观:千股停牌避险。甚至有上市公司因找不到合理的停牌理由而“哭晕在键盘上”。

维稳的同时,上市公司大股东也可能收获福利。“高位时减持,现在用同样的价钱,可以买到多得多的股份,不止是有助于救市,对大股东来说也是非常划算的。”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对记者表示。

而原首富九州通刘宝林因为本次身家缩水72.68亿元,以120.32亿元屈居亚军。孟庆南家族因成功躲过大跌,以102.86亿元的身家一跃跻身第三。

武汉凡谷在6月16日股价创下28.87元的盘中新高,次日略微下跌0.67%,此后便因“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而停牌。

因为股价走高,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兴起大举减持潮,湖北上市公司同样如此,但因为对十大富豪身家影响不大,且为方便统计,故统计时以年报持股比例为准。

而截至7月12日,因高德红外停牌躲过股价大跌,黄立以161.44亿元的持股市值重回湖北首富宝座。此外,其儿子黄晟也持有高德红外1.1961%股份,父子俩身家合计为164.3亿元。

同样幸运的还有华昌达(300278,股吧)的颜华夫妇。今年3月30日,华昌达因筹划重大事项开始停牌。直至7月10日,华昌达又发布了“关于公司大股东增持公司股份暨维护证券市场稳定措施的公告”,继续停牌。颜华和其妻子罗慧合计持有华昌达43.69%的股份,两人身家也维持在55.79亿元,没有任何缩水。

A股一个月来的暴跌,让大量股票价格被腰斩,也让坐拥上市公司大量股权的富豪们损失惨重。

本报记者刘嗣晶 陈晴

湖北上市公司加入维稳行列

减持动作

与之类似,武汉凡谷的实际控制人孟凡博和其母王丽丽,于6月15日和5月26日分别减持363万股和500万股,合计套现近2亿元。而他们截至7月12日的身家有102.86亿元,减持对身家整体影响也不大。

刘氏三兄弟减少123亿

7位富豪身家大幅缩水

股市观察

三公司因停牌躲过暴跌

据同花顺(300033,股吧)iFinD数据,自7月2日以来,A股连续7个交易日出现净增持,特别在7月9日和7月10日两天,净增持市值大大增加,从7月8日的约20亿元,大大增加至115.9亿元114.7亿元。

例如十大富豪之一,即骆驼股份刘国本,今年3月初两次共减持1210万股,减持套现市值超1.8亿元。以去年持股比例计算,刘国本截至7月12日持股市值102.69亿元,即使减持1.8亿元,减持对其整体身家影响不大。

昨日,楚天金报记者梳理湖北上市公司发现,一个月来,湖北排名前十位富豪身家缩水了192.92亿元。其中,高德红外(002414,股吧)董事长黄立因为股票停牌成功躲过大跌,身家维持在161.44亿元,成为湖北新晋首富,而原首富刘宝林则身家缩水72.68亿元,暂列第二。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理财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金一文化群股东慌不择路 42亿灰飞烟灭控制权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