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一:“价值”创业 微利长跑

文/本刊记者 张瑾 摄/本刊记者 陈耀国

在步履匆匆的现代社会,“快”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广受追捧的“效率”。商家们追求着、比拼着品牌的规模,开店的速度一家快过一家;投资者对投机和炒作乐此不疲,热衷于赚快钱求快利;而部分职场中人也将“安于现状”视为畏途,把疲于奔命的频繁跳槽作为自身快速“增值”的手段……殊不知,“上帝想让谁灭亡就会先使谁疯狂”,这些疯狂的“效率”并没有为所有人带来幸福,品牌的一夕扩张背后可能是一夕覆灭的危机;一夜暴富的投资狂欢过后暗藏着一夜落魄的狼籍;而那些看似光鲜的工作和头衔,也见证了太多不胜任者短暂停留后的黯然转身。

传播文化 设立DIY木友俱乐部

谈起自己的商业定位,李文一说相比单纯意义上的培训班或是制作室,他更愿意将自己的木工俱乐部定义为一个传播、交流、学习木工文化和手艺的公共平台,而授课和参加全球各种木工协会、同好们的学习交流也已成为了他生活的主旋律。虽说俱乐部的利润并不丰厚,但李文一却乐在其中,因为在他看来,这一年多的创业让他结识了许多惺惺相惜的朋友,而“累并快乐着”的经营也为他带来了不少金钱外的衍生财富。“做木工的过程是一个为实现自己的目标,慢慢雕琢、慢慢打磨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制作者调动自己的智慧和情商,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既锻炼脑力也锻炼体力,所以能让人感觉活得非常充实。而创业过程与做木工相比,也堪称异曲同工。”这是李文一为木工事业下的注脚。

稳扎稳打赚慢钱是重要的商业智慧,坚持自己的步调慢慢积累财富,也同样是一种厚积薄发的生活态度。“慢”时代,让我们不妨一起赚慢钱。

今年32岁的张建,放弃了每年近40万的高薪,回到家乡,选择了传承和发扬木工这一门技艺,“我的爷爷,我的父亲都是传统木匠,所以我想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张建认为手工木艺是一种传统文化,值得去传承和发扬。

与传统意义上嘈杂凌乱的老厂房不同,李文一的木工俱乐部坐落在风景秀丽的M50半岛文化创意园。走进这间名为“堤旁树”的木工坊,迎面便是五六张巨大的操作床,左侧的墙面上悬挂着扳手、凿子、铣刀、刨子、钻头以及各式各样的专业电动切割设备及测量工具。右侧的木料架上则整齐地叠放着包括白橡、铁杉、曲柳、胡桃、楸木在内的各式木料耗材,设备齐全,宽阔敞亮,俨然就是一座木工爱好者向往的“世外桃源”。

不仅富士康甘于微利的商业智慧,国内电商销售巨头京东、苏宁的“微利”精神也很值得深思。这些企业将商业利润定为“微利”甚至“0利润”,这种“商品进价 最基础的商业成本”的定价模式曾让很多人大呼不可思议,引火自焚。但事实证明,降低或者不要商业利润并不等于不盈利,虽然企业销售方面的利润并不可观,但在以微利低价推动巨额销量之后,这些电商便因此掌握了持续稳定的“亿”级现金流,企业的长远发展也有了强大切实的保障。

“在外工作了8年,一直没有归属感,虽然重庆也很好,但我的根在内江。”回归家乡追寻归属是张建最看重的,“我支持他,只要他认为是对的就行。”张建的妻子李晓菲支持并理解丈夫。在休息了近一年时间后,经过沉淀和思考,张建找到了一份自己真正喜欢又能体现自己价值的工作,然而却遭到父亲的反对。

快乐经营甘微利

中国策划研究院院长余明阳曾对中国企业的盈利模式有这样的论述:“我身边总有人抱怨自己所处的行业太‘微利’,殊不知,正是因为‘微利’,‘眼红’的人就少,企业才少了很多竞争对手。因此,企业家的眼睛不能只盯着所谓的暴利行业。企业家应该把企业当家,而不是追求短期利益。只要盈利模式对,即便现在不盈利,早晚也会盈利;如果你的盈利模式不对,即便现在盈利,盈利也很难持续。”的确,企业要寻找品牌定位,必须先确定自己的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很多时候,着眼的虽是小处微利,撬动的却是企业的生产和经营的大发展。

辞职后,张建看着爷爷留下的各种木匠工具以及他制作的一些家具,触景生情,“我爷爷这么好的技艺应该传承下去,不能让传统木匠的手上技艺失传。”抱着这样的心态,2016年底一家以他爷爷命名的木器工坊诞生了。

虽说是在进行着一场“微利”长跑,但李文一这个崇尚厚积薄发的汉子对前景充满了信心地说:“在西方,手工业曾经一度迷茫过,但是最后还是回归了。世界上最发达的几个国家也都是手工业很发达的国家。无论社会如何发展,木工行业都是人类所丢不掉的。虽说目前国内对木工的重视程度还略显不足,木工文化和木工市场都显得相对小众,但只要有好的规划和积累,金子总会发光。”

理财周刊2013年第43期

爷爷是个老木匠,曾是内江唯一的“八级技师”。他成了爷爷徒弟的徒弟。

说做就做。2012年7月,李文一的“堤旁树”木工俱乐部在历经数月的筹建后正式成立。起初,俱乐部的运营并不乐观,日常开支主要依靠会员们的会费和股东们的补贴维系。后来,李文一在与各地会员的交流中发现,国内的木工学校及木工课程十分稀缺。“和全国各地‘木友’交流下来,我发现国内的木工爱好者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培训课程。虽说山东和苏州都有专业的木工学校,但这种学校纯粹是几年教学制的,并不适合业余教爱好者。木工文化要普及到家家户户每一个人,不可能依靠这类专业学校,这个行业的销售主要是依靠DIY来支撑的,因此,更需要业余的力量”。

富士康是第一家进入昆山投资的台资企业,当时以相对较低的价格拿了不少地。后来昆山的地价大涨,很多人劝郭台铭,依靠制造业赚钱太慢太少,代工的盈利同样也很微薄,远不如直接去炒房产、炒地皮,这样很快就能赚到丰厚的收益。但郭台铭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些建议,他说:“如果我的团队一天到晚去学怎么挣快钱和热钱,那么久而久之,他们就再也不会赚慢钱和冷钱了。”坚持自己的“慢”盈利模式,是富士康稳固发展的基础。

32 岁的张建在2015年前,已在重庆的一家贸易公司工作了8年,年薪达到了近40万元,在同龄人看来这已是一份薪水较高的工作了,可他却在突然选择辞职,回到了家乡内江。

关于赚慢钱:

“慢”时代,不妨一起赚慢钱。

“从小我就跟在我爷爷身后在内江家具厂里玩耍,爷爷也经常给我讲解这方面的知识,所以对于一些基本的木匠手艺我是了解的,理论知识也都知道。”除了小时候受爷爷的熏陶外,在高中时他也花了一个暑假跟随爷爷打下手。

“赚快钱大多是在赚货币,而赚慢钱则更多的是在赚‘价值’。”为了创造自己所喜爱与认可的价值,喜爱老手艺的李文一放弃了令人艳羡的高薪和机长职位,在这个木工技艺与文化濒临断层的年代,开始了自己循序渐进的微利长跑。

“慢钱”时代

/传播/

A:我觉得传统意义上的钱只是货币是替代品,承担的是一种中转价值,而并非“价值”本身。赚快钱大多是在赚货币,而赚慢钱则更多的是在赚“价值”。如果要赚快钱,我原本担任机长的薪酬要远远高于现在创业初期的盈利,但我始终认为创业更重要的还是应该慢慢赚取自己认可的“价值”。对于我而言,木工是我喜欢的,也是社会发展所丢不掉的。这种技术太微妙太美好,有打动我的价值,也能逐步获得货币化的回报,虽说发展需要一个较为缓慢的过程,但这些等待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有这么一个故事,被誉为“地球上开车最快”、获得过7届F1世界冠军的“F1之王”迈克尔·舒马赫曾坦言,自己成功的秘诀并不是油门,而是刹车。一味地加油门求快,疯狂的车速会将车甩飞出去,而善用刹车的“慢”技巧有时反而能成就更多。体育赛场如此,人生的赛场亦是如此。

发扬

A:我一开始也有这样的经历。创业的过程难免会遭遇生活和各方面的压力,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常常会忙不过来。我的经验是,团结身边与我志趣相投的人一起入股一起努力,慢慢发展。就像“堤旁树”名字的由来:上帝告诫人们,要像湖边的树木一样,不忘支持你的河堤。人与人之间如果相互扶持,互相激励,相互感恩,齐心协力,就会好过很多。

如果把积累微利比作是一次长跑,那么极速盈利就像是一场冲刺。赚慢钱的人,重视的是得人为先,获利次之,追求的是做长长久久的营生;而赚快钱的人,一心追求的却是利润最大化。近年来,极速增长的近利及规避风险的短视驱使不少企业家和风投者忙于在硅谷等高科技园区频繁地开设一家家概念公司,随后快速转卖,而不是以长远的规划去培育一家真正兼具潜力与成长性的伟大企业。曾参与多家科技公司创始工作的思科前首席技术官Judy Estrin对此非常忧虑,他甚至将缺乏持久精神、充满“冲刺”者的硅谷比作一棵外表强壮,但根基已经开始腐烂的大树。

坚持

一晃数十载,李文一幼年时埋下的种子也在不断地破土发芽。即便早已在城市生活多年,但李文一依旧没有放弃对老手艺的这份执着。“一开始,我自己买了一套设备在地下室里打东西,但后来我发现这样的一人作坊在材料、技术、展示等方面都存在很多问题。于是就萌生了和‘木友们’团结起来,找个地方,凑份子办俱乐部的想法”。在李文一看来,木工不仅是一门精妙的老手艺,它还拥有很高的文化价值。“美是不会无故产生的,经过历史积淀和考验的美和文化应该经久不衰地传承下去。所以我想要尽力留住这门手艺。虽说我们可能做不了太大太多的东西,但能留下多少,传承多少就尽力做多少。对我来说,这比做其他任何事都更有意义。人不能为别人活着,应该做些自己喜欢的、有价值的事,这之于我,就是木工”。

图片 1

图片 2

趣味课程觅商机

这些“慢钱”达人们专注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始终坚持自己的步调赚慢钱,稳稳赚,久久赚,滴水穿石,不改初衷。用他们执着的智慧和态度告诉我们:生活的过程与积累财富的过程或许就像是一场从无到有的耕种,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马拉松,但只要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只要呼吸均匀,节奏持久,又何惧之有?

图片 3

出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或许在脑海中都留存着这么一份记忆:那时候家里或多或少总有那么几件弄堂里张木匠或李木匠做的家具。在一些手巧的人家,甚至还不乏爷爷、爸爸或是叔叔伯伯们的“作品”。但遗憾的是,随着城市工业化的不断加快,这些充满质朴风情的敲敲打打似乎正渐渐变得乏人问津,枯萎成只存在于童年记忆中的那一现昙花。

量变引发质变。冲刺着赚快钱的人在一开始似乎得利得益,但如果把赚快钱与赚慢钱的人放在时间的洪流中拉长来看,最终你会发现,原来,赚慢钱的人就是把职业精神和长跑智慧发挥到极致的人。短视近利的冲刺者,大多只顾眼前的“一次性生意”,但真正懂得商道的长跑者重视的却是5年10年后,客户是否还愿意持续回头光顾。他们把自己的“武功”和耐力练到最上乘的境界,因为不追求赚最多,反而最终赚最多。他们不追逐眼前的潮流与起伏,他们把单一产品做到最好最美,他们的“菜单”或许永远都不换,但是他们就是有办法让客户“死心塌地”。

木匠世家 爷爷曾是内江唯一“八级技师”

“价值”创业重传承

关于究竟应选择快跑还是慢跑,赚快钱还是挣慢钱的问题,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曾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有如下精彩的解答:“关于赚钱的快慢多少要以辩证的眼光来看。在投资的阶段,如果看前3年,赚钱速度可能住宅地产要快;如果以20年来做比较,商业地产一定赚得比住宅地产多。如果我投10亿元进去,做住宅可能有5亿元利润,做商业可能只有1亿元的租金。我需要钱的话,1亿元的租金加10亿元的物业,进行银行抵押,也可以拿到10亿元的贷款出来,只是反映在报表上的利润率会低一点。一年是这样,但10年累加起来,这10亿元的租金就比5亿元的利润要更高一些。还有一点,10年之后,我的物业还在。”

图片 4

有句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为在个人。从“堤旁树”木工俱乐部毕业的学员虽说并非个个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做个四角八叉的小凳子已绝对不在话下。更有意思的是,有些学员由李文一“领进门”后,还于后续的设计练习过程中自行琢磨出了一些辅助制作和清洁的小工具,找到了自己的小商机。而在口口相传之下,除了从事与建筑设计行业的学员们,不少其他行业的白领甚至女孩子也陆续加入了“堤旁树”这个趣味十足的DIY训练营。

可以说,“微利模式”并不是个新名词,它一直是许多知名企业与商业精英奉为圭臬的铁则。如果推而广之,这种着眼小处、甘于跬步的精神也同样适用于个人。通过投资固定收益类的银行理财产品或其他风险适中的金融产品,以“保守”稳健风格在生活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微利”积累方式及财富增值渠道,远比一夜暴富的投机套利可靠得多。

/传承/

但就在这个木工技艺与文化濒临断层的年代,喜爱木工这门老手艺的李文一却甘愿放弃令人艳羡的高薪与机长职位,毅然投身于这方“寂寞”的天地赚慢钱。他将自己的创业看作是一场微利的长跑,他说:“对于文化和技艺的传承,我或许做不了什么,但能改变一点就改变一点。至于盈利,只要有好的规划和积累,量变就能引发质变。如果喜欢,为什么不去行动呢?”

“微利”精神

他成立了DIY木友俱乐部,小到6岁大到40多岁,很多人都来体验木工技艺。

于是乎,嗅到商机的李文一和俱乐部的骨干们行动了起来。他们以彼得·科恩的原版教材为基础,在保留传统老手艺的同时,进一步引进了部分先进设备及国际木工行业的前沿概念,开发出一套适合木工爱好者们的趣味课程。考虑到学员不同的时间需求,李文一制订了两种课时:一种是连续10天的全日制教学;另一种为每周两次,持续8周到10周的分段培训。在授课内容的编排上,自己就是个“过来人”的李文一讲究的就一个“实”字,他说:“我们的课程有三个重点。首先,是要说明白工具的基本结构和安全,这个问题不解决,学员就无法独立动手;第二,我们会帮助学员了解主要木材的特性,只有了解材质的特点,尊重它们,理解它们,才能驾驭它们;第三,就是操作的技巧和原理,比如传统的磨刀技能跟老师傅学要实践3个月,但我们会先讲清楚最核心的基础原理,让学员知道如何避免常见的错误和不足,短期内有效地掌握技能。”

“不做一性次生意”,这是很重要的商业智慧。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如此。有时候,不需要太多太复杂的所谓战术或技巧,坚持自己的步调慢慢积累经验和资源,不跟风,不盲从,脚踏实地,戒急戒燥,在职业领域用心地精耕细作,不随意淘换经营法则,坚持将自己的小职位和小生意做到极致,反而能在日趋激烈的大浪淘沙中站得更稳,行得更远。

“对于木匠这个行业,我是半路出家。”虽然从小耳濡目染并且也有一定的木匠技艺在身,但张建认为自己还差得远。

Q:作为一个创业者,你怎么看待慢钱和快钱?

君不见,笃信“实实在在经营,这样子比较长长久久”的陶华碧白手起家,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控股,不上市,将“老干妈”一步步培育成了产值突破30亿元的私营大企;君不见,昔日的“中国烟草大王”褚时健坚持在困境中重起炉灶做实业,挣慢钱,最终完成了自己从“烟王”到“橙王”的又一次人生蜕变……去年8月,SOHO中国宣布将发展战略转变为“转售为租”,踏上了做持有型物业的漫漫长路;为数不少的“疯狂PE”们也在一窝蜂地“团购”热炒过后,放下“快赚什么投什么”的架子,开始发掘其他领域的内在价值。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风投者都开始进入各自的“慢”时代,而赚慢钱也正在渐渐成为一种趋势和主流。对于企业家和风投者们来说,稳扎稳打地赚慢钱是一种高瞻远瞩的经营策略;对于个人而言,坚持自己的步调,在“长跑”中安稳地积累财富,也同样是一种厚积薄发的生活智慧。

追寻归属 毅然辞去高薪工作返回家乡

回忆起自己爱上木工的原因,李文一说他从小就和木料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我爸爸工作的科研基地建在农村,那时候的木料渠道很丰富,家具是请别人打的,日常用的很多东西也都是木质的。记得有一次,木匠师傅给我做了一把木头匣枪,在那个年代这是很稀少的玩具,可惜拿出去没两天就被偷走了。后来,我就开始试着自己用木头做比如皮筋飞机、陀螺、玩具、弹弓这样的小玩具。虽然做得很粗糙,但是看一眼基本就能仿个大概。我想自己喜爱木工的种子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埋下的。”

文/本刊记者 张瑾

为了学习技艺,张建拜了自己的表叔蒋师傅为师,蒋师傅是张建爷爷的徒弟,这也是张建木匠世家技艺的传承,“张建踏实有耐心,而且头脑活,是个好徒弟。”蒋师傅对这个侄子加徒弟很满意,对其更是倾囊相授。

Q:有不少人认为,长时间微利赚慢钱会在一定程度上磨损创业者的积极性,很多人都熬不过这个积累期,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长跑”为王

也是这段时间,张建在网上翻阅手工木艺制作视频时,发现大多数都是美国人制作并上传的视频,“榫卯技术可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木匠技艺。”于是张建决定要开办一个俱乐部让有兴趣的人都来了解学习我国传统的木艺榫卯文化。今年年初一个DIY木友俱乐部在他的木器工作坊旁边出现了,“有很多人都感兴趣,小到6岁左右大到四十多岁,都有人前来学习制作。”说起木友俱乐部,张建很开心,这是他实现自己传播木艺文化的开端,也是自己理想的一个起点。

在一年多的发展过程中,“堤旁树”慢慢有了自己的微博,开出了QQ群和淘宝商铺,积累了1万多粉丝和1000多个活跃会员。至于财务状况,李文一也毫不避讳地说:“现在的盈利主要靠会费及培训,会员费用1000元/年;培训费用为4000元/期,包含半年会费。我们也在淘宝上出售一些木工工具和衍生产品。扣去场地租金、设备更新以及相关的人力成本,虽然利很薄,但基本能达到收支平衡。目前,我正在和一些国内外知名的工具品牌接洽,同时申请政府补贴,未来会组织一些活动,扩大和丰富相关材料、工具及衍生品的销售,进一步改善教学和环境。现阶段,‘堤旁树’这个大家庭有5名正式股东,我还计划再邀请2到4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努力。”

在本期的几组《封面文章》中,董琳执着于自己的本职,在扎扎实实工作的基础上慢慢积累,稳稳蓄势,通过职场收入和开拓转型,过上了体面的生活;并非金融科班出生的王川通过甄选合适的“保守”产品,在长期投资中坐收稳健收益,不仅成功实现了财富的保值升值,还邂逅了不少投资回报上的“意外惊喜”。在创业兼职的征途上,喜爱老手艺的李文一放弃了令人艳羡的高薪和机长职位,在这个木工技艺与文化濒临断层的年代,开启了自己循序渐进的微利长跑,结识着志同道合的朋友,享受着金钱外的衍生财富;而业余“淘金”的周萍也同样乐在其中,凭借平和的心态与稳定的节奏,一点一滴地积累起微博小店的人气与口碑,在积少成多的经营过程中慢慢提升着自己,丰富着生活。

接下来,张建将涉足电商平台,“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我制作的木具,这也是传统手工技艺的一个传播。”另外还将大力宣传DIY木友俱乐部,让俱乐部传播木艺文化的作用真正体现出来。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马梦飞摄影报道

回归

半路出家 废寝忘食寻求更高技艺

传承

木匠,一个传统而古老的行当。他们以木头为材料,伸展绳墨,用笔划线,后拿刨子刨平……制作出各种各样的家俱和工艺品。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与现代生活不适应的老手艺、老工匠,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张建要去当木匠,这让父亲很不理解,虽然他自己也是一名木匠人。

图片 5

“我希望能在40岁前成为一个木艺方面的全面性人才,我认为问题不大。”张建面对记者非常自信地说道。

正是因为自己的刻苦钻研和师傅的尽心指导,张建这个木器工坊越办越好,“一开始我做这个工坊时,很多‘老资格’都不看好,对于我制作的木器也颇有微词,我都耐心接受并取长补短,进行修改,到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指点了。”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张建的工坊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张建对自己木器作坊的定位是“工艺家具”,跟艺术挂钩,“现在的家具大多都是机器批量生产出来的,全都一个样,那是死的,而手工制作受手艺人的影响每一样成品都是独一无二的,那是有灵性的,这才能称为艺术品。”对于自己,张建自称“手艺人”而不是“木匠”,他认为木匠是更高的层次,他还没有达到。

“这两张圈椅就是张建追求完美的见证。”看着工作室里的两张圈椅,李晓菲开始讲述当初的故事。在木器工坊成立没多久的时候,有客户需要制作两张圈椅,传统的圈椅的制作对于张剑而言并不算困难。然而当他还是在网络上浏览相关制作过程时发现了一种特殊的圈椅榫头结构,以这种榫头制作的圈椅整体更好看。但这种榫头结构是他没有见过的,所以为了做到最好,张建花了一个多星期来研究这种榫头结构,有时甚至研究到深夜2点过,最终将这种圈椅成功制作出来,然而在上色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因为张建用的是更环保的木蜡油,所以更容易突出原木本身的纹路,这就导致两张圈椅有两处木斑不易上色,颜色过浅。虽然这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但张建依然决定将这两张圈椅自己留用,重新制作了两张没有瑕疵的圈椅。

张建出生在一个木匠世家,从爷爷开始,父亲、表叔等都是传统手工老木匠,从小耳濡目染的他对木匠这一职业情有独钟。“我的爷爷14岁入行,是70年代时期内江唯一一名八级技师,技术方面的问题是难不倒他的。”据张建介绍,八级技师是木匠等级制度中的最高等级,同时他爷爷曾作为四川12名代表之一参加全国轻工业代表大会,在内江乃至四川的手工匠人圈子里都有一定名气。

简洁的工作室,墙上挂着爷爷曾经用过的木工工具和两幅书法字画,两张张建亲手制作的手工圈椅,一套古朴的茶具,整个工作室散发出一种宁静淡雅的文艺气息。8月7日下午,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在内江东兴区一间木艺工作室见到了张建。

张建父亲当了一辈子木匠,在他的认知里,这样的“手艺”并不能发家致富。但看到儿子劲头十足,他也不再说什么,参与到了木器工坊中的经营中来。“我希望我制作的木具能成为艺术品,这是所有木匠的追求。”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理财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文一:“价值”创业 微利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