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菱:为什么当前时点值得配置ST华菱永利彩世

    尽管公司经营方面过去存在种种弊病,但随着经营管理磨合、资产与产品结构优化等,公司盈利能力已经出现改观并有望继续回归甚至超越行业平均水平,公司吨钢市值由此存在修复基础。一方面,随着经营管理逐渐磨合,公司经营效率不断提升,管理费用率与资产周转率逐步回归至行业平均水平, 降本增效工作也得以有序开展;另一方面,由集团层面自上而下开启的系列降杠杆措施有望削减公司财务负担,中厚板、钢管领域品种结构调整致使公司短板得以弥补,高端汽车板认证周期结束更有望托举公司盈利新起点。

三季报数据显示,华菱钢铁的营收和净利润这两大重要指标进入钢铁行业前四,足以证明华菱钢铁目前在钢铁行业的地位、竞争力和位势的大幅提升。

随着第二季度行业基本面复苏,众多钢企半年业绩纷纷回暖,然而华菱钢铁却依然没有实现扭亏。 7月14日晚间,华菱钢铁对外披露2016年半年报业绩预告称,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亏损区间为8.6亿元—9.6亿元。在钢铁去产能的大背景下,依然没有实现扭亏的华菱钢铁抛出了重组转型的计划。 华菱钢铁7月17日晚间发布重组预案,公司拟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的一系列交易,置出原有钢铁主业相关资产,并注入优质金融资产与发电资产,拟置入及购买资产交易金额合计为137.18亿元。重组完成后,公司将成为从事信托、证券、保险等金融业务及节能发电业务的双主业综合性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湖南省国资委,因此此次交易不构成借壳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华菱钢铁是湖南*大的钢铁企业,实际控制人为湖南省国资委。年产能为生铁1600万吨、粗钢1810万吨、钢材1830万吨,产品以冷热轧超薄板、宽厚板、无缝钢管和线材为主。 钢铁行业作为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迫于去产能的压力,催生了“国企壳资源”,在对旗下壳资源的整合中,钢铁企业将同一国资委控制下的非上市金融资产注入正日益成为主要方向之一。而将积重难返的资源类资产置出,转而收购盈利性较强的金融类资产,这已成为地方政府拯救当地国企的“新套路”。 为了拯救当地资源类产业支柱型企业,湖南省国资委此次伸出“援手”帮助华菱钢铁实现重组,而提供“神助攻”的则是该省目前*的一家地方金融控股集团财信金控。 这种情况并非湖南独有。6月3日晚间,重庆钢铁发布停牌公告,计划从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收购非上市金融类等资产,并同时出售公司钢铁相关资产。而山东钢铁也于6月28日披露,为进一步通过山东钢铁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获得更多发展所需资金支持,公司拟向后者增资7亿元。光大证券研报显示,山钢主业经营艰难,但其控股的金融资产如中泰证券、莱商银行、山钢财务等表现优异。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不少地方的国资委已经成为推动钢铁企业从“钢铁向金融”转变的重要推力。而上一次国资委在钢企发展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还要追溯到几年前钢铁行业的景气周期。 在钢铁行业红火的年代,地方国资委一直热衷域内钢铁企业的整合。2009年9月份,山东大型国有钢铁企业、处于亏损中的山东钢铁集团吃掉了处于盈利状态的民营企业——日照钢铁。山钢集团重组日钢成功,是中国钢铁业重组冲锋号吹响以来*流行的模式,各省市国资委当时*热衷炒钢企重组这道菜。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07年至2011年钢铁行业发展迅猛的这几年时间里,跨区域和区域内钢企整合大手笔不断:宝钢重组八钢、韶钢,武钢重组昆钢、柳钢,首钢重组水钢、长钢、通钢、马钢重组合钢以及山东钢铁、渤海钢铁集团等先后进行。 在这些兼并重组过程中,除了宝钢、武钢等央企之外,其他地方性钢企之间的整合更多是地方国资委在推动。一位钢铁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由于企业兼并重组多为政府主导行为,市场选择缺位严重,从而导致整合之后的钢企迅疾进入大规模扩张阶段,从而带来钢铁行业中低端产品的严重过剩。而这正是现一阶段钢铁产能过剩问题的源头之一。 政府主导钢企发展思路显然不利于钢企长久发展,但是如果过分强调市场出清的作用,很可能会带来钢铁行业剧烈的“切肤之痛”。因此在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过程中,政府依然不会缺位。在重庆钢铁和华菱钢铁的重组过程中,重庆和湖南的国资委依然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可是,虽然地方政府着力促成钢铁企业重组转型的出发点是好的,政策的大力扶持也确实可能帮助这些企业早日脱困,实现转型。但是“脱实入虚”却与近来国家政策强调的“脱虚向实”多少有些出入。之前在报道韶钢资产重组中,就有某证券分析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类金融资产证券化是严格监管对象,从监管的大方向来看,禁止“脱实向虚”是主流。 针对钢铁企业“脱实向虚”,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林伯强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称,对钢铁主业进行替换并无助于“去产能”,只是将钢铁产能转移了地方,甚至有可能将原本置于公众视线内的钢铁资产转向无信披要求的“暗处”,对行业发展可能更为不利。 基于此,一方面国家去产能信心坚定,相关政策配套不断落地,政策压力渐强;另一方面,作为地方纳税大户的各钢企在去产能大背景下主业生存日益艰难。因此,处于中央和企业诉求夹缝中的地方政府在政策选择上空间日益狭小,而借助国资平台,实现钢企主业的切换不能不说是三方政策拿捏平衡后的折中之举。分析师表示,通过股权置换,地方金融企业可以变相“借壳上市”,而过剩钢铁行业也一下子就成了金控平台,是一种地方层面的灵活之举。华菱钢铁独立董事、中国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石洪卫就认为,公司实施“置出钢铁资产、置入金融资产”的做法,不但有利于中小投资者,而且对于华菱的钢铁产业发展是有好处的。 不过,折中之举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华菱钢铁重组转型能否*终成型尚不得而知。中央、地方和钢企之间的博弈将会在去产能的过程中持续存在,钢铁行业的未来出路仍然还在摸索之中。

    今非昔比,吨钢市值存在修复基础

华菱钢铁发布三季度报告显示,2017年1月份至9月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0.86亿元,同比增加62.7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72亿元,为公司上市以来最优业绩。公司第三季度单季实现净利润21.26亿元,环比第二季度增加155.4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15亿元,环比第二季度增加148.00%。三季度吨钢净利润达463.97元,远高于上半年的156.68元。

    吨钢市值:投资重置成本&现金流预期

“现在华菱钢铁的PE、吨钢市值都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而营收水平、盈利能力都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这‘一低一高’表明华菱钢铁估值偏低。”11月8日,华菱钢铁董事会秘书罗桂情接受红网时刻新闻采访时表示。

    所谓“吨钢市值”是指钢企总市值与粗钢产能之商,其反应的实质意义包括两方面,一方面,可以近似看作如果构建一个与目标上市钢企同类型钢铁企业所需的吨钢投资重置成本,是一种静态的成本角度考量,另一方面,也可以简单认为是市场对于目标钢厂单位产能未来所有现金流折现的预期结果, 是一种动态的收益角度考量。显然,吨钢市值的大小,理应与钢铁行业所处历史阶段及不同钢企盈利能力相关,同时,由于收益角度相比于成本角度考虑因素更为动态,在流动性较好的二级市场公允性更强,理当更为适用。

除了在产品结构调整上发力,近年来,华菱钢铁内部也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一方面加强党的建设工作,抓干部作风的转变;另一方面建立“以奋斗者为本”的企业文化和员工激励机制,全面推行项目制管理,实施组织创新,在产品研发、管理变革等领域去边界、去中心、去层级,实施扁平化、网络化的项目管理;每年全集团有几千个大小项目同时运行,高效运作,形成公司内部大众创新;发挥少数关键干部管理机制、优化用人机制;推进绩效薪酬制度改革,实行全员薪酬与公司效益直接挂钩,实行“强激励、强约束”机制,激发内生动力。

    重组磨合与产品受限拉低华菱吨钢市值

按照未来的发展规划,华菱钢铁将重点聚焦钢铁主业产品结构调整和集团产业结构调整,进一步提升企业综合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成为区域内最具竞争力的现代化钢铁企业。

引言:怎样看待华菱吨钢市值持续低位

湖南资本市场人士向红网时刻新闻坦言:“前几年,华菱钢铁经历了一个比较困难的市场行情,基于此,不管是投资者还是机构多少对钢铁行业仍有一些负面的印象。原来亏损的钢铁行业让投资者对钢铁企业盈利能力的可持续仍有一些担忧。华菱钢铁的盈利能力是否可以持续,是否还会再次出现前几年类似的困难局面,投资者需要时间和经历来验证;在市场对华菱钢铁的盈利能力可持续性得到验证而未建立信心之前,估值修复仍有待进一步验证。”

    之所以过去华菱钢铁吨钢市值持续处于行业低位,是因为受制于重组磨合、 产品结构等原因,公司盈利能力持续低于行业均值。具体而言,过往的并购重组与产能扩张导致公司资产结构恶化,杠杆率高企增重公司财务费用负担,并购磨合也带来了此前管理费用高企、资产周转率低下等经营效率不足问题。与此同时,下游造船、油气领域低迷叠加认证周期限制,公司中厚板、钢管、汽车板等领域过去几年持续拖累公司毛利率,更加重了公司经营压力。

多年来,华菱钢铁坚持“做精做强、区域领先”战略,持续构建“以零缺陷质量管理为核心的精益生产体系、以集成产品研发为基础的销研产一体化体系和以信息化为支撑的营销服务体系”的三大战略支撑体系,深入开展产品结构调整、提质增效、降本增效。

    华菱钢铁目前吨钢市值965 元/吨,与行业内对标普钢企业平均吨钢市值1637 元/吨相比,差距672 元/吨,如若公司吨钢市值恢复到对标普钢企业平均水平,则公司估值修复空间高达70%。预计公司2017 年、2018 年EPS 为0.78 元、0.81 元,对应PE 分别仅为6.97 倍、6.69 倍,继续予以推荐。

华菱钢铁三季报的业绩不但创造了公司上市以来的最优业绩,在全国26家普钢行业上市公司中也是一份特别亮眼和抢眼的成绩单。

    PE 估值约7 倍,估值具备优势,建议配置

针对华菱钢铁的市值规模、估值水平以及未来持续盈利能力,华菱钢铁董秘罗桂情就钢铁企业估值、可持续盈利能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多个维度进行了解读。

    华菱钢铁在上市钢铁企业中一贯以吨钢市值较低而为市场所识,2006 年以来,公司吨钢市值在钢铁行业中几乎一直排名靠后。那么,究竟该怎样看待华菱钢铁吨钢市值持续低位?本文将详细解答。

在国家形势和钢铁市场利好的大背景下,通过梳理近年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生态文明建设、一带一路倡议等发展逻辑,钢铁行业效益增长、价值提升将成为一种常态。

值得注意的是,“地条钢”按计划出清印证了罗桂情提到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钢企带来的多重利好。据保守估计,近年取缔的“地条钢”产能将近1.2亿吨,其中7000多万的产量占到整个钢铁行业的10%以上。“此举为钢铁行业发展营造了良好的运营环境:第一腾出了市场空间;第二打掉了低价格的标杆;第三释放了废钢资源;第四,多‘吃’废钢后,钢企铁矿石的需求少了,降低了成本。”熟悉湖南钢铁行业的人士告诉红网时刻新闻,随着相关改革举措的落地,钢铁行业可持续性的盈利能力是可以预期到的,钢企保持盈利也将成为一种常态。

通过横向对标显示,华菱钢铁2017年第三季度和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在26家普钢行业上市公司中排名第4位,第三季度单季的净利润和归母净利润排名第2位,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和归母净利润分别排名第3位和第4位。而从纵向对标,也可以看到2015年-2017年前三季度,华菱钢铁营业收入排名从第9位上升到了第4位;前三季度净利润从2015年的第22位,2016年的第26位,上升到了2017年的第3位。

“如何理解‘坚持做精做强’这一战略定位,要从三个维度来看,一是坚持结构调整为主线,着力推进产品技术升级;二是坚持降本增效为抓手,着力降低全要素成本;三是坚持深化改革为动力,着力激化内生活力。”罗桂情表示。

华菱钢铁引进华为在电子产品研发领域的集成产品研发体系,应用于钢材产品研发,使产线与市场同频共振,形成对接中高端用钢客户需求,实现定质化研发、短期交付和技术服务的体系能力。在能源、油气、造船、海工、汽车、军工、机械、建筑等细分市场建立较高的技术门槛,取得名列前茅的市场占有率,打造出多个“隐形冠军”,形成华菱品牌优势;“华菱制造”在首都新国际机场、港珠澳大桥、981海洋平台、神华“神宁炉”、 北极圈亚马尔项目、巴基斯坦水电站等一大批国际国内超级工程中大显身手。

“钢铁行业的大逻辑一定是与宏观经济、国家战略层面的大逻辑相契合的。”罗桂情认为,钢铁企业将维持当前的盈利水平是未来的一种常态。主要基于几个大逻辑:第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三去一降一补”会向纵深推进,这些改革举措将为钢铁行业发展带来健康、稳定的经营环境;第二是随着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和环保承载的约束力越来越强,国内低端钢铁产能将面临限产和关停,这对于有竞争力的优质钢铁企业是利好;第三是“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地,将带动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拉动国内钢材的需求;第四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的提出,针对中西部地区以及农村落后地区,仍需要大量基础设施建设,这些都需要钢铁行业的支撑。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钢铁行业平均市盈率为16倍,而华菱的市盈率是5.9倍,其市盈率在钢铁行业排在倒数几位,华菱钢铁的市盈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当前华菱钢铁市值为239亿元,华菱钢铁的净利和营收水平跟华菱钢铁的市值是严重不匹配的。

价值洼地隐现,华菱钢铁估值偏低

“从国际钢铁市场来看,钢铁行业分析师给出的钢铁行业市盈率平均水平为15倍左右。所以不管是从国内钢铁行业的估值水平,还是国际钢铁行业估值指标,华菱钢铁的当前估值确实都偏低了。”罗桂情告诉红网时刻新闻。

钢铁行业经营环境趋好,企业持续盈利可期

坚持做精做强,企业竞争位势大幅提升

估值有洼地,就有修复的空间。哪些因素限制了华菱钢铁的市值增值空间?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ST华菱:为什么当前时点值得配置ST华菱永利彩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