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解债务危机,长城集团堪称使出浑身解数!永

长城影视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超过20%,达到15.01亿元,同样受商誉减值等因素影响,归属净利润预计同比下降309.08%,巨亏3.55亿元。

2019年4月17日,长城影视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通过签署《合作协议》,引入科诺森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作为股权合作方,科诺森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为表诚意推动合作开展,科诺森还承诺在协议签署后30日内向长城集团债务提供不低于10亿元的资产担保。

在永新华和科诺森之前,公司与横琴三元、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合作,拟通过多种方式解决债务危机。

不过,除了与科诺森进行股权投资合作外,身陷债务危机长城集团寻找的合作目标可不止这一个。长城集团表示,仍在与多家具有实力的合作方洽谈股权投资合作,计划通过股权、债权、股债结合等多种形式,迅速盘活存量资产、优化负债结构,解决资金流困难。长城集团提到的合作方之一就是跟科诺森的战略合作。

天目药业全年预计亏损950万元-700万元,同比由盈转亏;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2000万元以上,这将是公司连续4年录得扣非净利润亏损。

数据显示,长城影视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超过20%,达到15.01亿元;受商誉减值等因素影响,归属净利润预计同比下降309.08%,巨亏3.55亿元。长城动漫全年营收仅7495万元,同比下降74.24%;归属净利润预计亏损4.47亿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1.28亿元。并购积累的商誉,预计减值3.25亿元。天目药业全年预计亏损950万元-700万元,同比由盈转亏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2000万元以上,这将是公司连续4年扣非净利润亏损。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亏损有所收窄,但基本面仍没有根本改观。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长城动漫、长城影视的商誉分别为6.6亿元和13.5亿元,占净资产的比例均超过100%。

引入永新华前途未知,科诺森成新“外援”

长城系旗下3家A股上市公司目前均未公布2018年年报,从已公布的业绩快报来看,各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科诺森是否有实力协助长城集团纾困,目前值得怀疑。不过,该合作是否能够成功还尚不可知,若长城集团经评估的净资产值为负数或者在尽职调查过程中,合作方发现长城集团存在其无法接受的风险等,此次合作就会被终止。

头顶作家光环的赵锐勇,在2014年初涉资本市场,短短两三年间攻城拔寨,依靠金融杠杆快速拿下3家A股上市公司和一家港股公司,铸就了自己身后的“长城系”。

据4月22日长城影视披露控股股东筹划股权结构变更进展公告显示,截至目前,永新华聘请的第三方中介机构已基本完成对长城集团及子公司的尽调、评估等相关工作,双方正在就债务处置、后续发展进行细化协商。尚未达成相关细化方案并签订最终协议。

在长城集团陷入债务泥潭的同时,旗下3家A股上市公司齐齐巨亏。

资料显示,永新华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5亿元,实际控制人李永军,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及销售建筑材料。该集团主营业务包括金融资本、文化产业整合创新、非遗园区展演体验运营等。

根据横琴三元和长城集团协议,在借款达成后,双方成立合伙企业受让长城集团所持天目药业股权,最终希望公司股价上涨获得更大收益。

除了股权被质押和冻结外,长城集团及旗下公司的银行账户也遭到冻结。1月14日,浙商银行杭州分行向杭州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长城集团等的银行存款1.42亿元或查封其相应价值的财产。3月8日,杭州联合农村商业银行石祥支行、华夏银行杭州西湖支行等4家银行共冻结长城影视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占公司最近一期(2017年12月31日)经审计总资产的0.03%,占公司最近一期(2017年12月31日)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 0.15%。

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亏损有所收窄,基本面仍没有根本改观。

2019年3月16日晚间,长城影视公告披露,公司大股东长城集团计划以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其他方式,引进永新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新华”)作为战略合作方。这对于深陷资金短缺困境的长城集团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长城集团面临的问题除了巨额债务外,还有此前为处理债务而产生的重大遗留问题,这或许会成为公司债务重组的最大拦路虎。

因外部债务违约,长城集团所持三家上市公司股权大量被冻结。其中,持有长城影视1.9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12%,累计**冻结1.7亿股,累计被**轮候冻结1.7亿股,累计轮候冻结10次。长城集团及实控人赵锐勇持有的长城动漫股权几乎被全部质押,长城集团所持长城动漫股权已全部被司法冻结。目前长城集团直接持有天目药业3318万股,占总股本的27.25%,仍持续有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消息传出。

尽管旗下各上市公司均表示,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债务问题与上市公司无关,但期间产生的违规担保等问题,上市公司已难置身事外。

而上述三家上市公司自身净利润也预计出现巨额亏损。“长城系”旗下的3家A股上市公司目前均未公布2018年年报,而从已公布的业绩快报来看,各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三方的合作却演变成了一场闹剧,横琴三元与长城集团走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

资料显示,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长城影视,证券代码:002071)主营业务包括制作、发行广播电视节目等,控股股东为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

最近一段时间,长城集团连续对外寻求援助,以图解决压在身上的巨额债务危机。

如果此次合作能够顺利完,将有利于长城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发展、改善公司财务状况及缓解资金压力。但眼下长城集团面临的上述一系列问题,或成为公司债务重组的拦路虎。

科诺森是否有实力协助长城集团纾困,目前值得怀疑。

长城集团将同时与永新华、科诺森进行后续股权合作方案的细化协商,并在确定合作方案后签署最终合作协议。

永新华是由两名法人股东和两名自然人持股的公司,李永军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长城集团资金困境引发多项危机

如今,长城集团要对外寻求新的资金援助,横琴三元成为了一道绕不过的坎。

除了长城影视,长城集团旗下还有长城动漫和天目药业两家A股上市公司,目前长城集团的股权几乎全部被质押出去,而且由于卷入多起诉讼,上述股份还被法院冻结了许多次。上市公司股权、银行账户被冻结,净利润也出现巨大亏损,今年以来,长城集团因资金困境引发的各种问题浮出水面。

此前积累起来的近40亿元债务,让长城集团在2018年全面陷入流动性危机。

近日A股上市公司长城影视发布公告称拟将旗下四个多亿的应收账款全额转让给大股东长城集团。长城集团此次慷慨解囊优先保证上市公司的债务安全,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长城集团及实控人赵锐勇持有的长城动漫股权几乎被全部质押,长城集团所持长城动漫股权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值得一提的是,因债务危机缠身,长城集团还连续对外寻求援助。今年3月份以来,长城影视先后披露,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拟引进永新华和科诺森对集团增资扩股,不过目前两起合作能否成功,均尚不可知。

根据双方的协议,长城集团对外寻求股权合作,或存在法律纠纷风险。

准备将四个多亿的应收账款出售给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是不是比较有钱了?有钱之后要优先保证上市公司的债务安全。

资本市场风云变幻,金融紧缩作家手中的杠杆瞬间崩断。

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 1

长城集团持有长城影视1.9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12%,其中累计司法冻结1.7亿股,累计被司法轮候冻结1.7亿股,累计轮候冻结10次。

4月23日,长城影视与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拟将公司及其子公司账面余额4.35亿元的应收账款(其中已计提减值准备1.47亿元,账面价值2.89亿元)转让给长城集团。双方将依据评估结果确定最终的交易价格。

短期内的狂飙突进,给当下的债务危机埋下了伏笔。

资料显示,科诺森成立于2016年5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自然人蒋志成和刘炳芬分别持股85%和15%,公司旗下并无其他分支机构,两名自然人股东除科诺森之外,也无其他对外投资。

3月15日,长城集团与永新华控股达成合作协议,永新华作为战略合作方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通过其他合法的方式展开股权合作。

根据长城集团与永新华于2019年3月15日签署的《合作协议》约定:如30日内双方无法达成最终合作协议,本协议解除。截至目前已超过约定的30日,但该公司尚未披露最终合作协议。

长城集团手握天目药业(600671.SH)、长城影视(002071.SZ)、长城动漫(000835.SZ)三家A股上市公司,但因为外部债务违约,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大量被冻结。

其掌控的长城集团利用杠杆的力量,短短两三年间完成了“三A一H”的“长城系”资本布局。

目前长城集团直接持有天目药业3318万股,占总股本的27.25%,仍持续有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消息传出。

长城动漫全年营收仅7495万元,同比下降74.24%,归属净利润预计亏损4.47亿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1.28亿元。并购积累的商誉,像出瓶的恶魔,预计减值3.25亿元。

长城集团表示,仍在与多家具有实力的合作方洽谈股权投资合作,计划通过股权、债权、股债结合等多种形式,迅速盘活存量资产、优化负债结构,解决资金流困难。

截止目前,尚没有与其他合作方达成相关协议,无具体计划和安排。

4月17日,长城系旗下上市公司再发公告,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拟引入科诺森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作为股权合作方,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

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 2

连续找“外援”纾困

双方约定,如果在30日内未达成最终协议,合作协议终止。截至目前,30日期限已过,尚无签署最终协议的消息,双方合作是否继续外界不得而知。

横琴三元为何咬着长城集团不放,不仅是3.5亿借款那么简单,其中涉及更深层次的利益关系。

长城集团持续对外寻求资金援助,目前尚未找到纾困的根本之法。而在寻求外援的过程中,先前以救助者身份进入的横琴三元或成为最大障碍。

公开资料显示,永新华主营项目投资,旗下涵盖金融资本、文化产业整合创新发展、非遗园区展演体验运营、非遗大数据、文化产业园区规划建设等多个平台,形成了以非遗文化产业链为核心的多元化产业格局。

横琴三元拦路

数据显示,长城集团截至2018年末的债务总额为39.50亿元(本级非合并,未经审计)。

为表诚意推动合作开展,科诺森承诺在协议签署后30 日内向长城集团债务提供不低于 10 亿元的资产担保。

赵锐勇已将持有的长城集团51%股权质押给横琴三元,同时,将长城集团所持天目药业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横琴三元。

作家赵锐勇再老辣的文笔,恐也难描述自己如今的窘境。

三家上市公司陷入巨亏

在长城集团宣布与永新华的股权合作之后,横琴三元表示,此前3.5亿借款系列协议产生的纠纷仍在审理过程中,长城集团并未就纠纷提出任何和解路径。

天眼查显示,科诺森成立于2016年5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自然人蒋志成和刘炳芬分别持股85%和15%,公司旗下并无其他分支机构,两名自然人股东除科诺森之外,也无其他对外投资。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为解债务危机,长城集团堪称使出浑身解数!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