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币安以及不再低调的赵长鹏

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Dovey Wan发布推文称,有币安在2018年第一季度以2亿美元利润与2.09亿美元利润的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不相上下。

2月7日,福布斯杂志公布了一份“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币安联合创始人赵长鹏凭借着20亿美元的身家位列排行榜第三。ripple创始人Chris Larsen,以75-80亿美元身家排名第一,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以10-50亿美元身家,排名第二。

2. 分工

①岳墨兴出提纲,已完成

②请唐戈完成Part1  代币对比:DEW vs BNB ,字数800,交稿时间:周六晚18:00

③请马林完成Part2和Part3,字数 1200,交稿时间:周六晚18:00

④请唐戈和马林把写好的稿子发给苏洪杰合稿输出

如有困难,请及时和我联系。

作为比较,币安有员工200名,纳斯达克则有4500名员工;币安成立不足一年,而纳斯达克交易所已经拥有47年历史。

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币安的疯狂之路还能走多久,不得而知。赵长鹏的币安将自己带到了由泡沫堆成的山顶,高处的景色固然壮观,但泡沫终究是泡沫,总会有破裂的一天。

1. 提纲

文章题目:DEW能否超越近期暴涨到100 的BNB?

一、代币对比:DEW vs BNB【请唐戈完成】

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对比

  1. 代币总量

  2. 代币种类(ERC20代币)

  3. 代币发行方式

  4. 代币销毁方式

  5. 代币使用场景

图片 1

图片 2

二、交易所对比:D网 vs 币安 【请马林完成】

  1. 上币方式

各家的上币方式目前大同小异,各家的免费上币活动搞的如火如荼。

图片 3

  1. 交易品种数量对比

币安由于起步早发现快,已经上线的交易对很多,D网上线没多久,可交易的品种还略少。后续会逐步赶上,而且近期还举办了交易送保时捷豪车等营销活动,相信D网会越来越火。

由于D网现在可以自主上币,所以某些新发的代币会首先在D网发布。这就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好处。如果新币的开盘价高,持币者会来卖;如果新币破发或低价,就会有人来提前收币。多好的地方,尽在D网!这两天新开盘的fair由于在D网首发,很多小伙伴现在D网低价收购,再到交易所卖出,小小盈利一笔。

  1. 交易总量对比

查一下D网和币安上,所有品种一天的交易量有多少人民币

三、想象空间对比 【请马林完成】

  1. 当前状况

DEW16-18

BNB暴涨到100

  1. 未来潜力

结合代币的回购比例,以及未来交易量的预期,计算一下未来的代币价值。

以下这段话有吹嘘的成分,仅供参考,有选择性的采纳。

【交易所 暗网 纳斯达克 拉斯维加斯=BNB×4

D网手续费直接销毁/币安利润销毁=BNB×2

D网销毁40%/币安销毁20%=BNB×2

dew永久通缩/bnb通缩到1亿≈BNB×4

所以,DEW=BNB*64】

图片 4

币安的这一做法开创了交易所的盈利新模式,各大平台纷纷效仿,如火币HT,OKEX等。

本文是路可比特007组下周的作业写的提纲和人员分工。

币安的未来

提纲原作者为岳墨兴,童刚修订。

后来,国内数字货币市场大火,催生了一大批交易所上线,赵长鹏和合伙人联合创立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并担任首席技术官(CTO),随后由于多方面原因,赵长鹏离开了OKcoin。

币安似乎感觉到了山雨欲来的监管,在前几日于官网发布公告称,币安不为中国大陆IP服务,但据知情人士透漏,币安只有主页这样显示,内网依旧可以用,也就是币安依旧在为来自中国大陆的IP提供交易服务。

������ё�~�

在速度就是一切的虚拟货币世界里,赵长鹏和他的币安显然是跑的最快的。但在监管骤严的今天,赵长鹏的20亿美元身家能否维持下去仍是个不确定问题。

赵长鹏生于江苏,早年在温哥华接受教育,毕业后一直从事计算机软件编程工作,也就是俗称的码农。在2014年接触比特币,技术员出身的他敏锐的洞察到了机会,并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全部换成了比特币。随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比特币一路猛涨,赵长鹏获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最近一个月以来,央媒频频发声:严禁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提供服务,中国互金协会也是多次发布关于防范境外ICO的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

从普通交易所到世界最大只用了半年

疯狂的币安

据非小号数据平台显示,币安交易网失去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龙头地位,不再是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OKEX,UPBIT等交易所成交量超过币安,来自老牌交易所的竞争压力让币安感受到了威胁。赵长鹏此次高调登顶福布斯排行榜,将自己置于聚光灯下颇有为币安站台的意思。

当一个平常低调的人不再低调,站出来大声讲话,只能说明一点,他需要目光,需要被关注,尤其是一个商人。王健林提出一个小目标的时候,他需要吸引目光,因为他的万达欠了2000多亿。一个人越需要什么,他就越会表现什么,赵长鹏越是表现的币安天下无敌,越说明币安出现了问题。

图片 5

如此一来,币安就成为了仅存的为数不多的交易所之一,由此吸引了大批ico项目,国内的数字货币投资者也纷纷转战币安,币安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发展规模一日千里,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就一举蹿升为行业第一,注册用户飙升至600万,甚至一度不得不暂停注册。

在2017年7月,赵长鹏创建另一个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Binance)。

同时币安网也发行自己的ICO产品币安币(BNB),并上线了交易所,其发行总量恒定为2亿个,对外公开发行1亿个,且永不增发,此事曾一度被诟病为这是币安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做法。以目前币安一币53元的价格,币安就已经坐拥53亿元,而代价仅仅是自己印发的币安币。

从普通码农到币安创始人

币安早期规模不大,国内数字货币市场在经历几年发发展后,交易平台的发展也日渐成熟,币安想要在这个市场获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高调的背后

除此之外,更有内幕人士透露,为了能在币安等大型交易所上线,各类上线币种还需要支付数量不菲的自身代币,平台推广的价格也是随随便便百万起步,总之,一切以钱开路。

币安迎来转机是在去年9月4号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后,央行将ICO定性为非法融资,人民币入金被叫停,各个平台开始清退数字货币,忙着整改,会员流失严重。而币安平台从一开始注册地就不在中国,平台只允许币币交易,宣布不为中国大陆IP服务,并迅速把公司从香港挪到日本,该发展模式使其成功存活下来。

交易所的利润丰厚,早已不是秘密。有交易所人士透漏,像OKEX,火币这样的交易平台,一天交易额达上百亿,光手续费就有千万收入,一年的利润是百亿量级的,这也难怪,火币CTO能说出:“我们老板放话了,不要问火币什么时候能上纳斯达克,我们和纳斯达克是竞争关系“这样的话来。而作为行业领头羊的币安的利润则更为夸张,一天光手续费就有1700多万。

本文由永利彩世界登录网站发布于永利彩世界开奖结果,转载请注明出处:疯狂的币安以及不再低调的赵长鹏